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一生中唯一的SARS戰役/陳詩寧 列印 E-mail

 

 
一生中唯一的SARS戰役/陳詩寧

 

 

 

001_1.jpg

 

 

 

 

 

 

 

剛剛公共電視重播了紀錄片「和平風暴」,我坐下來看,要小狗不要亂吠。那是我31歲時參與的紀錄片,因為後來就完全離開電視這一行,所以,應該也算是我的電視台時期代表作。

那一年,其實我已經辭去公視工作到北京大學唸書,正是因為SARS學校即將封校才逃回台灣。沒想到一回到台灣,就被以前的老闆找去支援和平醫院的SARS紀錄片。

我沒有覺得害怕,只是擔心做不好。因為一方面知道人命關天,這部片必須在一個半月間完成,一方面又了解到這是眾人關心的公共議題,要做的客觀並不容易。但是既然是前老闆要求,也就只好硬著頭皮接下。

參與這個片子的同事多是公視的資深記者和攝影,我主要是負責企劃、撰稿和協助剪接的工作,也負責一些採訪。我之前處理的災難新聞只有颱風,醫院的題材則完全沒有接觸過。

在整理同事拍回來數萬字的採訪聽打稿時,我腦中的範本是村上春樹的地下鐵手記;那時想,如果能夠讓這些倖存者的聲音和語調留下來就好了,畢竟是這麼大的事情。
 
這部片子,我感覺到最不遺憾的地方,是採訪到護士林佳鈴的故事。在和平醫院封面期間,護士林佳鈴碰到一個因雇主染SARS因此也遭受感染的外勞,且這個外勞居然被誤診送到開刀房;林佳鈴細心照顧她,且迅速把外勞送回隔離病房,拯救了開刀房的同事免於受感染,最後她本人自己則因為感染SARS死亡。如果不是意外聽到這個故事,她的家人可能不會有機會知道自己的女兒有多勇敢,這是我短暫的記者生涯最值得的一件事。

但這個片子最後處理到責任歸屬的問題,另一個採訪對象邱淑媞局長的電話,卻讓我感覺到有點困擾。我不知道把這麼大的事情歸罪給她是否公平。在這個時候,我也感覺到自己做為記者性格懦弱的地方,我似乎樂於呈現德性,但怯於判斷是非。

無論如何,做為一個戰地記者,一生中遭遇一場戰爭,也就夠了。我31歲時,是個記者。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