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31歲的形影/莫 渝 列印 E-mail

 

 31歲的形影/莫  渝(詩人)

 


004.jpg
31歲,是虛歲抑實歲?有需要計較嗎?
 
簡單地推算,出生的1948加31等於1979年。整個1979年,我在幹嘛?我究竟做了哪些事?
 
經常的習慣,只要一停頓思索,必然想到法國詩人魏崙的詩句:「說,你做些什麼,在那兒,當你年少?」這是29歲魏崙槍傷19歲韓波後入獄的懺悔詩〈天空,在那屋頂上〉(獄中曲)。我猶疑那年代的空白。翻看整理的寫作年表,1979年欄位,抽出幾件:2月,出版第一冊詩集《無語的春天》;6月18日,有詩作十首,刊登台中《自強日報》「當代青年詩人個展」;7月,詩七首〈斷崖〉、〈殘腿〉、〈沒有鳥的天空〉、〈沒有神的廟〉、〈蛛網〉、〈泥鰍之死〉、〈青蛙的死〉選入《新世代文學Ⅰ都是泥土的孩子》(心影版);11月,出版《法國十九世紀詩選》。
   
詩,應該算是寫作的主軸吧!上列的幾首詩都是1970年代作品;詩集《無語的春天》集錄1965至1974年間作品的選集82首(另有初始的習作約四十來首未納入),與《法國古詩選》在1976年間,先後交高雄三信出版社。三信出版社隸屬高雄市私立三信家商(三信高級商業職業學校)的印刷科,當時採活字排版,作業上不似民間印刷的商業氣氛,因而接受純文學書稿,印製則有擱延。拙譯《法國古詩選》於翌年出版,算是順暢;個人較偏愛的詩集卻晚遲了兩年半。這中間,1975年至1979年約五年歲月,仍有詩創作與發表。
   
從《法國古詩選》到《法國十九世紀詩選》,以及大約已完成三分之二的《法國20世紀詩選》,曾經許願的《法國詩選》三部曲已接近完成。
 
或許 可以這麼說,1979年,年頭歲尾出版的兩本書,意味著莫渝寫作的兩股動向:詩的創作與閱讀(翻譯是另一種深度的閱讀)。
 
明確文學之途,我曉得自己的寫作,瞭然自己的方向。回顧這期間1970年代的詩作,即使未蒙詩壇當權派(算主流嗎?)的青睞,自覺或許有些苦澀,就詩藝與內涵言,並無遜色之作。

再看當時台灣的社會政治動態。前一年12月,美國發表美中邦交正常化的聲明,震撼台灣,正進行的選舉隨即中斷(延後兩年)。1979年1月,中美建交,台美斷交,台灣退出聯合國,台灣逐漸成為國際孤兒。8月15日,《美麗島》雜誌創社創刊;12月10日,發生「高雄美麗島事件」。《美麗島》雜誌出現前,我已經接觸黨外雜誌,包括1975年的《台灣政論》及相關書刊,更早如張佛泉的《自由與人權》、中國青年黨曾琦等人在中國與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的鬥爭史,對台灣的過去、民主議題與蝸牛般的進展,正撥雲見霧的理解歷程中。美麗島事件」發生後,社會風聲鶴唳。望著美麗的鄉園晴朗的天空,內心不時憂心台灣走向,一些文字慢慢浮現:「土地是我們的/需要善加珍愛//即使風暴來襲/惡水驚魂/傷痕累累,仍然是/我們至死珍愛的土地」,稍後推衍完成〈土地的戀歌〉一詩。

時至今日,偶爾回顧:1960年代開始寫詩發表作品、1970年代翻譯法國詩、1980年代譯介第三世界國家詩選及譯詩家研究、1990年代回到台灣文學閱讀與研究,膽敢表白:莫渝是現實主義人文關懷的台灣詩人。這樣的自我界定,似乎在1979年隱隱形塑了。
 
 
                                                         (2009.06.12.)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