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轉折─從激情到沉寂/柯仁堅 列印 E-mail

 

 轉折─從激情到沉寂/柯仁堅(濁水溪公社團長)
 
 
 
006.gif

 

 



2001年,對我個人長期所投入的樂團濁水溪公社來說,山雨欲來風滿樓,表面上和過去12年並無不同,堅持用音樂揭發體制的矛盾和腐陋,激情脫序的演出不斷,內部卻暗潮洶湧面臨解散的危機。

二月,TRA主辦「Say Yes To Taiwan」活動,在記者會上我講了一句「恨不得殺幾個中國人!」言論遭遇各方圍剿,痛罵濁團的軍國主義鷹派殘暴本質,是不自量力的走狗,在之後的228公園音樂台上,更變本加厲,在228事件枉死的英靈、獨派大老和眾多外籍人士面前,演出「建國愛嫖大陸妹,嫖大陸妹不忘建國」戲碼(好像Youtube上還有這段影片),包括蓋棉被彈吉他、撕教科書、砲兵前進馬家莊買春、扯爛衣褲等無法無天,眾人啞然失色。

四月,濁水溪最沒水準的專輯「臭死了」發行,標榜「喚醒被壓抑、隱藏的情慾和人性、社會粗鄙面,切除鑲嵌在音樂中的個人英雄流弊及匯納更廣泛更草根集體參與決策的張力,以傳達絕望、失敗、貶抑、匱乏諸意念使深入家庭」,被愛樂人士和軍公教集團砲轟排擠,輿論大肆撻伐,視為洪水猛獸,到墾丁參加「蛇年春天吶喊」,由於前一年的演出早洩,這次抱著一次討回來的決心,動員十餘人、摔斷九把吉他並騎腳踏車碾過、八軍團連長舞台縱火、越南新娘仲介、穿救生衣跳入人群釘孤支等終極而又逾矩的行為造成現場一片狼藉,以表達對社會的不滿、人性的脆弱無奈以及婚姻制度的恐懼,挑戰音樂形式的倫理界限,讓台下觀眾腎上腺素急速分泌。

緊接著,兩位政大學生毛致新和陳德政無心插柳的畢業製作,化身為台灣第一部樂團紀錄片《爛頭殼--濁水溪公社影像紀實》出版,大聲疾呼『人的解放』,倡導以對抗代替和解,欲為革命注入新的驅動力,又舉辦了北中南的播放和座談會,引起熱烈回響。

一切看似很high、爽未退,卻在五月的某一晚戛然而止,劇情急轉直下,正準備要去地下社會表演前,左派不告而別,打電話找不到人大夥譙聲連連,還好那晚有夾子小應的幫忙免於開天窗,但每個人心情是沉重的;左派對濁團的重要性,除了因為他是團長之外,他所做的精彩作品和歇斯底里的演出確立了濁水溪公社的特殊風格,到今天還是有很多人問我他為何離開,現在在幹嘛,說真的,我不知道,但事情不是一夕之間造成的,1999年「台客的復仇」專輯之後,從彼此的互動和練團狀況大家就感受到他心不在焉,「臭死了」錄製過程他也意興闌珊,樂團的行政事務他早丟著不管,彼此眼神少有交集,很難想像我們是有著多年深厚的革命情感,也共同打過許多艱難和美好戰役的老戰友,就像陳淑樺唱的:「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有些事你永遠不必問」,他的離開是必然會發生的事,只是時間早晚和方式的問題罷了。

夏天到來,Robert、阿熾相繼入伍,我短暫停留日本東京,試著跳開這座島思索未來,濁團沉寂兩年,在風雨飄搖中幸虧有他們的鼓勵,讓原本掙扎是否退出江湖的我重燃熱情,大家相約退伍後讓濁團再出發。
 
 

後記:今年5月底我去了趟花蓮,豔陽下踩著流行小摺繞鯉魚潭,想起31歲那年和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坐火車來東部宣揚「Say Yes To Taiwan」理念,而6月初左派的新團「白米炸彈」在被他31歲那年放鴿子的地下社會表演,座無虛席,看來他是悶太久了!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