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從今起確定自己是幸福的人/果子離 列印 E-mail

 

 

從今起確定自己是幸福的人──我的31歲/果子離

 

008.jpg

 

 

 

 

 

 

 

 

 


31歲那年,我離開職場,近二十年,不曾回踏一步。

在此之前,我已編完一本大部頭的台灣史工具書,不眠不休長達半年,幸未垮下,我遂鼓起餘勇,企畫系列台灣史書籍,包括歷史辭典,以及檢視戰後四十年社會、經濟、文化各個面相的叢書。儘管經驗還不成熟,卻是膽大心粗,以初生之犢不畏虎之姿,昂然自負,企圖以行銷和編輯的內外功,並累積的些許人脈,全力一搏,嘗試各種出版的可能。

九○年代之初,台灣人文仍然充滿機會,延續風起雲湧的八○年代,鬧熱滾滾。那個時候,戒嚴剛解除,後蔣經國時代開啟,威權體制還沒推倒,但已漸漸鬆動,從事或支持反對運動的人,抱著光明的想望,相信天光必將掀開黑幕,正氣必能驅逐邪惡,總以為,混亂意味著多元,失序代表著解放,並未為社會亂象所擾。31歲的我,和島嶼同步更新,奔向未知卻相信必然明亮的前景。很難想像這一年,我的精神力量和單純的信念,竟是如此強大。

變動快速的社會,我31歲,不斷透過媒體訊息和大量閱讀,試圖解釋社會現象、捕捉趨勢,彷彿患有資訊焦慮般,每天讀五、六份報紙,除了家裡訂閱的幾份雜誌更每天在書店瀏覽,涉獵廣而快而新。書,卻愈看愈少,文學更是漸行漸遠,我已不再是文藝青年,詩詞歌賦小說散文淡出。直到幾年後網路風起雲湧,我悠遊其中,才逐步和文學重新接軌。

是啊,31歲那一年,不知道網路是什麼,電腦還活在DOS時代。我買了PANASONIC文書處理機,除了上網功能闕如,外型和今天筆記型電腦一模樣。我學會倉頡輸入法,幾個鍵盤組成一個漢字,神奇而有趣。我對著這台全黑的機器,吐露心事,託付心志,抒發心情。我只知道我將以編輯、書寫為生,不曾料到,繭居多年逐步陷於孤寂封閉,更未想到走入繁華似錦的網路世界,復於多年後歸於平靜。

我生平無大志、立志早退休。SOHO生涯,兩度挑戰失利,31歲這年,一舉成功,迄今未餓死。窩在家裡,可以存活,是幸運,更是幸福。我確定自己是幸福的人,惜福,不忍埋怨。

 

 

2009/6/15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