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不一樣的31歲/林錫銘 列印 E-mail

 

不一樣的31
/林錫銘(偉詮電子 董事長)


 
 
015.jpg

 

1981年陳文成博士31歲,我28歲,那年年初我才結婚。當時我是個上班族,不同於我那些專注於尖端電子產業技術研究的同事,我是個很關心時政的黨外啦啦隊。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從「台灣政論」開始,我們幾乎就沒有漏過任何一本黨外雜誌,包括那些一出版就被查禁,甚至於沒上市就被查禁的雜誌。選舉時,我們也到處趕場聽政見,從早期黃信介康寧祥,到後來美麗島事件受害人和辯護律師參選的許多政見會,人山人海的場面如今回憶猶歷歷在目,「望你早歸」和「補破網」哀怨的歌聲也仍迴盪於耳際。  

 

1984年我31歲時,社會仍是那樣的場景。「黨外公政會」和「編聯會」相繼成立,醞釀了1986年民進黨成立的契機。然而,我ㄧ直只是個啦啦隊,我沒有像那些勇敢的人用生命投入民主運動。另一個原因可能是一個學電子的也不能做什麼,何況我塵緣在身,當時已是兩個孩子的爹,必須養家活口。


1984年冬天,由於工作單位想自己培養跨領域人才,而小弟工作在市場行銷部門「表現可圈可點,足為同仁表率」,受到當時長官們的提拔,推薦我帶職進修商學碩士。然而當時念研究所,仍是要靠自己通過競爭激烈的入學考試,更何況是最熱門而且對我而言是不同領域的台大商學研究所。因此,那年冬天到85年初春,每個週末假日,我幾乎都是背著小書包到交大圖書館去「勉強」,準備研究所考試。幸運的是,老天有眼竟然讓我考上了!往後兩年邊上班邊進修的歲月,不論是職場或是後來創業,都成了我人生重要的轉捩點。

陳文成博士這樣百年難得一見的數學天才,在31歲那年像初開的櫻花一樣,尚待燦爛就受摧殘,結束了他短暫的生命。我何其有幸,31歲時能喘息充電,開拓更寬廣的視野,也有了更多發揮的舞台。寫這些回憶,除了感謝當時長官們的提拔,更深切期盼,大家關心關懷,讓陳文成博士這樣的悲劇不會再發生於地球上任何角落。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