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望山聽海的日子/李瓜 列印 E-mail

 

望山聽海的日子

/李瓜(成大台灣文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024.jpg

1995這一年,我31歲。我像一隻挫敗的公雞從都會的臺中來到後山花蓮覓食。教書之餘,經常的時間不是窩在朋友的咖啡店,就是望山聽海,豢養我的文學夢。

記得有一次,班上一位太魯閣族(當時尚稱泰雅族)學生來向我請事假:「老師,明天我們部落有事要請假。」我直覺的反應:「反台泥嗎?」這位向來乖巧不擅言詞的學生支支吾吾:「不是,是……」「返我土地,對吧?」「嗯。」

「那算公假囉!」我記得是這樣開始鼓勵學生的。

在花蓮兩年,並不算長,但愜意者多。唯一經常與自己討價還價的,是自以為是的教育理念,它會騷人神經,不勝其煩。還好,學生可愛,舞跳得好,歌喉嘹亮,而且比我更懂得耐煩,雖然他們始終搞不懂電路學。

不再是31歲的我遲了許久才有能力回顧這段山海的日子。那年,我依然過著粉筆、黑板、考試的生活,不過,我已懂得意象的鋪陳了:

美的訃聞

 

山嵐薄涼 在雨後耕稼的土地上低迴

遠處點點飛來的單車笑成一縷縷弧線

在淡出寂靜的田野間

時常 我在那樣的高處曉味 關於美

然而安那其的雨 狂野的溪

美麗的海 蓊鬱的山

為了美 如記憶的

白色燈塔終究倒臥於現實跟前

彷彿沾了水的粉筆畫不出多餘的嘆息

僅留鷗鳥行草荒廢的天空

幻夢山水 山水夢幻

全在政府的保護裡

古老的土地 土地裡的人

誰該為誰吶喊:我們的驕傲?

暴雨間 我們日益枯竭的蒼綠盡成泥淖的河

縱使歷史墓穴可以坑殺一切

山水依然可以書寫山水

山水依然可以驕傲而沈默

時常 我就在這樣的沈默中羞赧成一個逗點

放棄上帝處處的句點 為了美

在太平洋的濤聲邊緣

尋索內裡汩汩而升的茫然

茫然在失眠的島嶼上拼湊山水陌生的山水

 

 

──台灣時報,1998

   
而今2009再看這首詩,它彷彿換了一個姿勢,像我作了鬼臉。然後娓娓道出:你,不夠「衝撞」!眼前仍需傲然的濤海,活生生的心跳。

懂事以後,家族的長上們經常私下討論著諸如1980年的林宅血案、1981年的陳文成命案之際,他們的憤怒震動了我,因為這些事不是升學工廠的學校的課程,那裡是超現實的所在,不適合思考。後來,才知道追求心靈的安美是需要「衝撞」來維繫的。

   
書蠹日子 http://blog.roodo.com/pazlee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