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初升與殞落/葉振山 列印 E-mail

 

初升與殞落
/葉振山
(虎尾科技大學資工系兼任教師)
(中正大學資管博士班三年級)
   
     

039葉振山1.jpg 
 

31歲前的我沒有太多美好的回憶,
但他的31歲我必需記得。
31歲我才初升,他卻如新星殞落。

     
     
當我有能力發表一篇學術期刊,我已經超過31這歲數甚多。身為一個走向學術的人,這畢竟太晚。我一直討厭量化研究,尤其許多研究是在統計和上帝給予的現象間遊走。也因為如此,許多思考模式,常不自覺成了Apriori。漸漸的,我喜歡非計量而且是社會的研究,在管理和科技領域裡,也開始偏好社會技術系統,和結構理論。2000年至今,讀了不下二十篇關於此類的論文。其中我最喜歡的,是衍生自Giddens結構理論(Structuration Theory)的適應性結構理論(Adaptive Structuration theory)。適應性的結構理論精采的是在討論社會互動的結構中,使用新的科技的專用性,及新結構的產生影響原有的結構,而不斷的重覆的現象。

在資訊的期刊裡,從1980年代Davis發表TAM(Technology Acceptance Model; TAM)之後,都一直在探討科技的使用與接受。例如跨學門的(Cross-disciplines)資訊管理,應用了心理學的TPB(Theory of Planned Behaviour)和TRA(Theory of Reasoned Action),Goodhue的TTF(Technology Task Fit)。這些實證研究皆需要統計的解釋,而統計軟體的發展,則讓這些學門和理論不斷在舊有的研究上累積(一窩蜂的Survey充斥著MIS Quarterly, Organization Sciences, Management Sciences....)但是很侷限,由迴歸發展到結構等式,只是換湯不換藥;個人的還是個人的,比如強調意圖─行為構面,並沒有真正從理論和社會的互動去解釋巨觀的現象。

Gerry DeSanctis延伸了結構理論,把科技的使用做為理論中的結構,透過社會互動去解釋組織的活動。因為詮釋組織行為的量化研究多少都從統計中的R Square去解釋,抽樣的失序使得解釋能力在不同領域、不同文章竟有不同的解釋,因而也對心中那個統計無用論下了註解。然而DeSanctis 卻在2005年辭世[4],她是1954年出生,是許多Top Journal的主要編輯,為人熱情;對學術的熱誠更是受到這些主流社會科學期刊的尊崇。尤其今日許多跨學門領域的管理學門,在一面倒的Survey研究中,她仍堅持一貫的研究理論,殊為不易。她51歲在這領域算是英年早逝,但留下許多有價值的研究的成果。

然而在我心中對於統計的那個鬼魅卻從未散去,社會科學家對統計也愛恨交織。好文章依賴著統計的解釋,Survey方法的抽樣回收和偏差卻常是極為嚴苛的限制。但我們從未實際去體會那95%信心是來自何處,抽樣的誤差?還是研究者根本未能理解顯著性背後所代表的意義?

隨機抽樣的機率論, 31歲以前我都自認為沒有領會它的真義。如果有個罈裡面有黑球和白球,取出不放回去和取出再放回去重覆的抽樣,最後會得到什麼結果?在古典的機率論裡,往往有許多計算和模型需要Verification和Validation。這些模型其實存在日常生活中。例如人們估量一個群體大小時,就相當的有貢獻。

517大遊行時台北市警方利用區域面積法求全部參加遊行人數,得到結論是七萬多人。這種近乎詐騙的假科學,騙盡了全台灣人。但是在1980年,有位美國卡奈基美隆大學的學者,當年30歲,他利用罈的抽樣機率模型,可估算出一個區域內某個物體的數量。如果他的英靈長在,他的罈模型理論也許應該算出是60萬了,或許會譏笑馬政府的台北市警察之無知吧!他用Zipf's Law的弱型式(Weak Form)[1],可估算字的使用頻率、城市的人口數,個人收入的分佈(Distribution)。這在當時確實是很重大的研究,罈模型的發展對世人的影響深遠。他的Optimal Stopping in an urn則提供抽樣停止時機的方法[2]。在他發表完Some local limit theoremes in the symmertic dirichlet-multinomial urn model[3] 後,他的生命停留在31歲。

他叫做Wen-Chen Chen(陳文成)。

他的殞落,不似DeSanctis受到許多主流期刊以編輯部名義的推崇,他的國家反而限制人們談論他,獨裁者掩飾真相。他的殉身,並不來自他的信仰,而是源自對土地的熱愛。他的生命結束,是國民黨的迫害使然。卡內基美隆大學校長曾寫公開信給蔣經國,「還我陳文成」。一位年輕的菁英學者,被國民黨情治單位棄屍於台大校園,至今仍然是懸案。然而31歲的英年早逝,並不減低他對人們的貢獻,和對台灣這塊土地的熱愛。

耶穌的宗徒記載了耶穌真正傳教的時間只有三年。宗徒們的四部福音書中,耶穌30歲以前極其平凡缺乏詳細的描述,只有瑪竇福音史詩般的記錄了耶穌降生時的凶險,然而這並不減耶穌做為天主子的光芒,因為只活33歲的耶穌就身殉來救贖人們。

 [1]. Wen-Chen Chen, On the Weak Form of Zipf's Law, Journal of Applied Probability, Vol 17, No. 3 (Sep., 1980), pp.611-622

 [2]. Wen-chen Chen, Optimal Stopping in a Urn, The Annals of Probability, Vol 8, No. 3(Jun., 1980). pp. 451-464

 [3]. Wen-Chen Chen, Some Local Limit Theorems In The Symmetric DIRICHLET-MULTIOMIAL Urn Models, Ann. Inst. Statist. Math. (33, 1981), Part A, 405-415

 [4]. Vallabh Sambamurthy, Editorial Notes-In Memoriam Gerry DeSanctis, Information Systems Research, Vol. 16, No. 3, Sep 2005, pp. 235-236
 
     
部落格:海潮之聲  http://blog.roodo.com/sunnel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