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親愛的,31歲/漂浪 列印 E-mail

 

親愛的,31
/漂浪(生活報導者)

 
                         

嗨,親愛的,我還記得你。

 

我是你的後半輩子。你,是我的31歲。

040漂浪內文照.jpg

親愛的,就在你這年,我們告別30歲的諾言,因為生命之中有了更大的承諾。

當然,諾言是很早很早的故事了。親愛的31歲,那是五年?六年?或者在你的七年之前呢?

依稀是仲夏夜晚,在台南縣新化鎮口埤長老教會「URM城鄉宣教組織訓練營」的營火燭光裡,二十來歲的我們破例獲准採訪,與訓練營學員一起站在台灣地圖之前。

一個又一個,學習如何進行非暴力抗爭的學員,透過燭火向台灣虔心允諾,他們未來要獻身勞工、婦女、學生、原住民、環保、台灣獨立等等運動。

不是教徒,也未曾深入任何宗教,但我們擁有對台灣的信仰。於是,忘情握著小蠟燭,我們面向學員立誓:你們投入運動,我公平公正報導運動,希望30歲那年可以直接加入你們!

親愛的,還記得嗎?因為報禁終於開放而得以進入報社的我們,當時剛從主流的統派日報跳槽,到充滿新生氣息的對手晚報。據說,這份晚報被老闆視為可以橫衝直撞的化外之地,藉以平衡報系濃重的中國傳統。

年少氣盛的我們還來不及理解,容許衝撞的政策之上,其實存在不自覺的玻璃屋頂。

跡象其實是很明確的。即使拿到有限度衝撞的令箭,幾乎全面投入社會運動新聞的這個小組,還是無法命名為社運組,成了貌似中性的「新環境組」。

然而,幾年之內,即使是「新環境組」、即使是僅僅有限度的衝撞,似乎也頻頻惹出逾越尺度的麻煩,於是長官開始要求這個小組轉型,改為「具有可讀性的生活消費新聞」。

檢討聲中,我們只能苦笑自嘲:新環境,敵不過舊勢力。
就歷史的脈絡來看,這句嘲諷,如今似乎更為貼切。

不知道要如何消費社運新聞,親愛的31歲,你一定忘不了,我們終於在屬於你的1993年同意改調國會組。

因為,看似偶然卻又必然。仲夏將盡的秋初,企鵝公主誕生了。

看著她若有所思的笑靨,親愛的,或許,我們此生只應該獻身給她吧。

即使是現在,我也完全同意,那不是向理想告別,而是永不止息的承諾。

當時是街頭路線轉進議會路線的高峰,在國會,我們看到不少URM學員,有的是助理,有的甚至成了立委。

親愛的31歲,我記得你在內心默想:你們投入國會,我努力公平公正報導國會。

直接參與社運的30歲浪漫,不曾遺忘,只是再度轉彎。

就這樣,31歲那年,親愛的,我們有了更大的責任。

努力自己所能夠努力的,從此成為人生道路的指南針。

再回頭望去,也未曾後悔那樣的決定。

親愛的,這幾年與企鵝公主談論時勢,也總是忍不住想像。

敏銳如她,未來又將擁有什麼樣的31歲?

我們若有所思。

但願她笑靨盈盈。

其實,親愛的,多數人拿的都是單程的人生車票。

即使事後懷疑自己誤點、過站不停、或者在某個岔路轉錯方向,專屬的列車依然持續前行。

於是我們學會了,時時把握此刻的風景。

或許,此刻也可能誤點、過站不停、或者某個岔路轉錯方向,於是舊勢力若隱若現。

但我依然相信,新環境的專屬列車永遠不會停。

親愛的31歲,你笑了嗎?

呵,我只是你的後半輩子,不知道還能夠努力多久。

不過,也無妨啦。

還有數不清數不盡的31歲,在我們身旁。

腳步,永遠不會停。
 
     
部落格:部落漂浪  http://blog.roodo.com/obs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