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靠著一張相片,把歷史影像倒帶!/邱萬興 列印 E-mail

 

 


靠著一張相片,把歷史影像倒帶!


/邱萬興(台灣民主運動影像紀錄者)

049.jpg
胡慧玲寄了一封email給我,她希望我可以寫「我的31歲」接力串寫活動。我翻出工作室檔案櫃,找出我為陳文成博士逝世十週年拍攝的一張照片。這張照片讓我想起我31歲的樣子。

我是1959年生於桃園縣觀音鄉觀音村海邊客家人。我是家裡的么子,父親是打鐵匠。我滿週歲以後,母親才去為我報戶口,所以我的身份証卻是寫上1960年5月19日生,連那一天才是我真正的生日,我自己都快搞迷糊了,所以幾十年來,我幾乎很少為自己的生日慶生。

1979年「高雄美麗島事件」那一年,我從復興商工美工科畢業,進入建設公司製作房地產廣告設計。1985年開始,復興美工的同學找我到《八十年代》週刊當美術編輯。從《八十年代》雜誌開始,我展開長期擔任黨外雜誌美編與攝影工作。我的人生,意外地從單純的美術設計,走向了台灣民主運動這條路。很多黨外與民進黨的朋友都開始習慣稱我為「小邱」。

在編輯「台灣人權」與「關懷」雜誌過程中,我從而更深刻了解台灣人民歷經國民黨的高壓獨裁統治,白色恐怖的過程,許多黨外民主鬥士拋頭顱灑熱血,為了爭取台灣人民應有的政治自由,他們很可能因得罪當局一句話、一封信或一張漫畫,就遭逮捕刑求,有的人被當權者囚禁在黑牢中,度過數十年幽暗未知的歲月,有的被判無期徒刑,甚至死刑。

「31歲」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數字,1989年,那是我一輩子忘不了的事。我的女兒出生,我剛當了父親,這表示自己的肩膀壓力要開始加重。那一年,我剛離開長達三年多的民進黨中央黨部文宣設計工作,自行創業,籌組平面設計工作室。

一九八○年代,在那個「寫這個也禁、寫那個也禁」的年代,黨外雜誌為了衝撞國民黨政府的言論禁忌,常常被警備總部(簡稱警總)毫不容赦地悉數查禁、停刊。鄭南榕創辦《自由時代》雜誌,他卻十分自豪說,他的雜誌永遠不會停刊。警總一本一本的禁,他卻一本一本的出。1988年12月10日,自由時代第254期刊登許世楷所寫的「台灣共和國新憲法草案」,鄭南榕因而被國民黨冠上叛亂罪名,但他拒絕應訊,展開71天自囚行動。

1989年4月7日,上午九點多,在鎮暴警察攻堅行動中,鄭南榕堅持言論自由以自焚明志。我接到通知,騎著摩托車火速趕到民權東路雜誌社樓下。那時,消防車與警察堵住巷子口,我抬頭望見燻黑的總編輯室,而整棟大樓入口則是被霹靂小組擋住。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周清玉國代、顏錦福市議員,和李勝雄律師等人一直與警方溝通。我與江鵬堅主席兩人是最早被警方獲准進入雜誌社的人,其他關心民眾只能在樓下等待消息。江鵬堅主席帶著我上三樓,在三樓雜誌社門口,碰見帶隊拘提的刑事警察侯友宜隊長,帶隊的警官帶我們直奔總編輯室。他告訴江主席說:「等一下檢察官會來驗屍」。江主席要我將整個現場拍照紀錄下來,連窗戶上的血跡都要一一紀錄下來。

我身上背著二台尼康單眼相機,約三十幾捲底片,一台用彩色幻燈片紀錄,一台用黑白底片紀錄,在燃燒後的一片焦黑現場,眼前出現一具挺直振臂的焦黑屍體。我知道,我們已經失去了南榕兄。我以沉痛的心情,邊拍照紀錄邊掉眼淚。看見南榕兄為著捍衛不可侵犯的言論自由,甘願將自己活活燒死,燒成浴火鳳凰,很難相信突然失去這樣一起為新國家運動打拼的兄弟。

今年三月底,我時常進出鄭南榕基金會,幫忙鄭南榕逝世二十週年紀念特刊,擔任圖片編輯工作,每次隔著玻璃探視總編輯室現場,就會想起我與鄭南榕、黃華,在自由時代雜誌社,一起討論新國家運動的文宣活動,南榕兄問我設計費要多少,我只回說「今天請我吃午餐即可」,南榕叼著煙笑笑說,「沒問題!」這樣的影像記憶至今我還是讓我無法忘懷。

我的高中平面設計老師曾到鄭南榕基金會參觀,老師問我,「你當時進入那間焦黑的總編輯室現場會怕嗎?」我說不會。因為我每年四月的紀念日,一定會去金寶山鄭南榕的墓前,追念我的街頭兄弟-南榕兄。

1989年年底,我開始從事選舉文宣設計工作,為周清玉競選彰化縣長,為尤清競選台北縣長任美術設計。在當年三合一縣長、立法委員、市議員選戰中,為新國家連線的盧修一博士競選台北縣立委、魏耀乾競選台南縣立委、戴振耀競選農民團體立委及新生代周柏雅競選台北市議員擔任美術設計,成功的將他們送入縣長、立法院及台北市議會,確立了我31歲以後的重要工作,也是我最喜歡的平面設計與攝影工作。

31歲是我的事業起頭,但是有人卻在31歲時生命停格,劃下句號。1981年一個學成歸國的數學博士,卻被國民黨當局以「協助美麗島雜誌募款」為由,被警備總部帶去約談,7月3日凌晨,陳文成博士卻陳屍台灣大學校園,死狀至慘!震驚海內外,這是繼高雄美麗島事件後,發生1980年的林宅祖孫血案,更讓黨外人士悲痛的事件。這一晴天霹靂的事件,讓陳文成的父親陳庭茂先生,決定化悲憤為力量,走入台灣社會。陳庭茂先生自行印製傳單,身穿伸冤白色背心,控訴國民黨這個殘暴的外來政權。積極參與民主運動。在很多場合我都可以看見陳老爸,積極為黨外人士助選身影。他受邀美日訪問,積極籌募「陳文成博士文教基金會」基金,推動文化與人權工作,他的努力亦受到許多美國國會議員的肯定,從此黨外人士尊稱他為:「陳老爸」。

陳老爸卻在1990年2月17日因病逝世,享年79歲。在我眼中,他是一個有決心有毅力的長者,他不畏艱難,積極為他的四子陳文成博士伸冤,促使國民黨政權必須承認迫害陳文成博士的事實。

1991年7月2日陳文成博士逝世十週年,當天我幫忙去萬華艋舺教會會場佈置與影像紀錄,這是我能為這位來不及認識的黨外兄弟-陳文成博士做的一件事。十幾年來,我真的很榮幸能為陳文成博士擔任影像紀錄志工工作。

二十幾年來,在台灣民主化發展過程歷程中,每一場風起雲湧的街頭運動與重要事件,我都積極參與許多弱勢團體的設計工作,這些弱勢團體紛紛走上街頭吶喊,除了要執政當局知道他們的心聲和要求外,更重要的是能將這些活動在歷史道路上的足跡,被忠實地紀錄保存下來。

這些年來,我始終懷抱著理想與熱情,一直用相機做影像記錄的工作,將前輩參與民主光榮戰役的精神如實傳承下去,希望時下對台灣的政治發展認知有限的六年級生、七年級生,能深入了解這段台灣民主歷史的可貴,找回台灣人民對民主政治的熱情,讓台灣的未來充滿活力與希望。




部落格:綠色年代影像館  http://www.wretch.cc/blog/feidy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