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很精彩也很無奈/安平客 列印 E-mail



 
很精彩也很無奈

/安平客
 
   

 
 

 
 
  061_1.jpg  
  作者小時候攝於安平的鹽水溪旁  
     
 

 

31歲那年,我剛要離開小黨報,在前輩的引薦之下,轉到中時報系工作,跑相同的路線,但卻是用不一樣的身份。

那是個還有理想的年代,到中時報系工作,是當記者最大的夢想。

當我羞怯的拿出新名片,對方常常睜大眼睛,握手握不停,噓寒問暖之外,還熱情的招呼我有空到辦公室去喝咖啡、聊是非。從此,我徹底遺忘,那段拿著小報記者名片,四處碰壁的尷尬日子。

於是,我每天上午八點準時到立法院,開始體會「一日英雄、一日狗熊」的晚報生活。

當英雄的那一天,我寫的新聞,有著斗大的標題和聳動的文字。

對手報的同線記者被長官猛K,當天下午,在立法院的電視台記者全跟著我寫的新聞忙得團團轉,從50台到56台的新聞台,晚上9點檔的政論節目,全部拿著這篇報導討論得如火如荼,天知地知的名嘴開始東掰西扯,還編出連我都不清楚的內幕故事。

當狗熊的那一天,對手寫的新聞,有著辛辣的描述和傳神的故事。

不過,當下午三點一到,晚報一送到大理街長官們的桌上,我的手機就會響起。「對手這則新聞是怎樣?」、「你怎麼不知道?」、「你早上是沒去嗎?」、「以後給我補回來!」當天下午,我羞愧到無地自容,乾脆躲在立委辦公室好好睡覺,因為晚上我得狂打電話,尋找隔天可以反擊的任何題材。

那時,我不在乎薪水,也不在乎職位。發掘獨家、勤寫特稿、經營人脈,新聞見報的成就感,遠非這些金錢和抬頭可以比擬,見到那些胡亂搞的立委,只要讓我逮到機會,準讓你壞事傳千里,變成過街老鼠。

大牌立委跟我稱兄道弟,重要黨政消息只有我得知一二,小牌立委見我如恩人,只因我在新聞中提到他的名字,讓他回選區時得到如雷貫耳的掌聲。

報社編輯政策是淺藍,有時還是深藍,同事之間彼此也知道對方的政治立場。儘管如此,同事彼此仍是好友,開會一起分享點心,有時一起幹譙老闆,還有時一起出差採訪,開車遊山玩水、嘗盡美食。

報社政治立場清楚也唯一,挺誰是全編輯台的默契,儘管如此,大家依然在既有的版面中,爭取還可以呼得一口空氣的喘息空間。

報社內高手如雲,雖然我不贊同你的政治立場,但我欣賞你的文筆與風采,雖然我不同意你寫稿的觀點,但我知道能夠跟你一起工作是我莫大的光榮。

後來,報社立場越來越偏頗,越挺特定政黨和特定候選人,報份就越低。

終於,在三年多之後的某個下午,老闆在報社深深一鞠躬,告訴大家,報社要關了。之後,我和同事走出大理街的大樓,門口有工會在拉白布條抗議,還有電視台派來SNG正在連線,沒幾個小時之後,日報長官打來問我,「你對新聞還有沒有熱情?」

我冷冷的倒抽一口氣。心想,這算是挖苦,還是嘲諷?

曾經擁有,就不在乎天長地久了。那一刻,我在心裡,也埋下了終有一天,就會離開媒體的種子。

我的31歲,很精彩,但也很無奈。
報社後來倒了,過沒幾年,我的媒體生涯也暫時跟著結束了。

陳文成的31歲,也很精彩,但更無奈。
因為製造肅殺氣氛的國民黨又執政了,陳文成英年逝去的真相,更很難被知道了。



 
     
  部落格:安平客  http://blog.roodo.com/kujen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