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We are all one/孫友聯 列印 E-mail



   
We are all one


/孫友聯(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
   
     

   
    065.jpg    
 

 

 


 

 
 

31歲,達文西離開故鄉佛羅倫薩到米蘭,寫了著名的《致米蘭大公書》。

31歲,貝多芬失去了他的聽覺!
31歲,馬克思創作了《Wage-Labor and Capital》。
31歲,切‧格瓦拉正式成為古巴公民。
31歲,陳文成博士的生命,停格在威權爪牙横行的台灣!!!

31歲那年,常帶著一歲大的女兒(語彤)台灣走透透。去過角板山吃香菇大餐,也開車玩遍了宜蘭和花蓮,在美麗的七星潭數星星、看日出;我們去過桃園觀音的花海,看一整片和小女臉龐一樣大的向日葵,還曾在苗栗三義的草坪上玩騎馬打仗。在她耍賴不睡的時候,總是哼著一首又一首的台語歌謠,輕揉著她的耳朵,讓她沒有恐懼、安穩的睡著。

31歲那年,我第二次造訪印度,在印度之門─孟買出席社會主義國際的會議,討論著全球的和平治理,以及世界社會論壇的議程。我造訪了甘地紀念館,與聖雄甘地有極短暫的邂逅。四層樓樸實簡單的建築物是甘地的故居,沒有華麗壯觀的門面,走進紀念館內,只聞到清清淡淡的茶香味,以及一樽依甘地身高刻製的木雕肖像。紀念館的二樓是一代聖雄甘地的生平事蹟,從出生到殞沒!用最平凡的方式刻劃出偉人的故事,其中,最讓人難忘的是甘地與他的身軀實踐「非暴力抗爭」,換取印度的和平建國,更是為後人所津津樂道之事。

我們的臨時嚮導安華用堅定的語氣表示:這就是我們心目中的甘地,不管是那一個時代,這樣的精神將永遠傳承。We are all one,簡單的一句話讓民眾臣服於他的領導!簡單的起居室讓人感受他樸素的真實感,一代偉人無須門面來加以妝點;壯烈犧牲更無須華而不實、浪費極致的紀念館,這就是甘地。

31歲,我持續在勞工運動裡摸索,希望建構台灣成為一個沒有剝削、沒有壓迫,人與人相互尊重、相互扶持的東方瑞典。為了讓更多人瞭解工運與社運,我們第一次參與了台北國際書展,用書寫刻劃台灣社會的進步。那一年,台灣正受到Sars的肆虐,我們關切每一位勞動者的職場安全,舉辦了「Sars啟示錄:勞動、醫療」,探討醫療服務勞動者的職場安全權益。

31歲,對許多人來說,或許是一個無須刻意記憶的年齡,大部份記憶更已糢糊。1992年來台唸書,我在台大台研社學習、形塑著一個外國人的台灣意識,也更瞭解發生在這塊土地的悲劇與哀愁。於是,選擇用參與延續前人對台灣的夢想紀念陳文成博士的不幸殞落,向為這塊土地犧牲的每一個人致敬。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