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以愛和包容呼喚平等/Fran 列印 E-mail

 

以愛和包容呼喚平等

/Fran 

078fran1.jpg 
   

 
其實很早以前,我就很想跟著做「31歲」的串連,因為,不多不少,我今年正好31歲(當然,精確一點地說,目前大約是31歲又3個月多(約多10))

然而,也正是因為如此,我發現我很難去參與這個活動。

因為,我一既不能緬懷、二也不至於是想像,反而是,我,正、在、經、歷。

一個人要如何去勾勒、詮釋她正在經歷的生命呢?更何況,她才走到前1/4。


因此,唯二我想說的是:

某天清晨,當我又一次淚流滿面地邊走邊笑自己傻的時候,我也把過去放下了。

老實說,我已經不記得自己為什麼突然想去那座山、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下山的,只知道,當自己有意識的時候,我已經在台北市的街頭亂晃了。

那一瞬間,我才懂得了,什麼是「恍若隔世」......。

只是令人意外的是,不到十天,我除了結束記憶倉庫的舊回憶以外,竟也結束了另一段感情。

亦即,在我31歲的前三個月內,我在十天內,解決了兩份牽掛......

(一段是塵封六年的、當年未解決的舊問題;另一段,除非多年過去,否則我永遠不會提起的,畢竟,這是對女方的最起碼的尊重與禮貌。但我應該說的是,整個過程只 怕不算短 ,而且我被很好地疼愛著、寬容著;甚至正是因此,我在反雛上一段傷害的時候,才會比較好地走過......。事實上,她柔軟地像跳樓的人的氣墊,一次又一 次地承接住我、還沒有任何怨言......只可惜我很重地傷害了她......。)

我第二想說的,也是令我驚訝的。

我在閱讀相關的徵文時,意外發現,一個在NPO工作(滇緬)的女孩,竟受困於同志戀情......。

當下,我感覺到好難過,也很沮喪。

──看見有人的愛情或生命之所以被阻隔,僅僅只是因為性傾向,說真的,我很難不心疼、不氣憤。

特別是,我自己一直以來,在這方面,都被很好地照顧著。

我是說,我當年因為家庭歪斜、而很早地就求救於精神科,與此同時,1995前後,女性主義和同志運動都很蓬勃,所以,連帶地,我的性向認同其實是我母親幫我的。(也因此,我父親絕對也要算在內)

亦即,我並沒有經歷過「出櫃」。反而,在我約15歲的時候,我母親把我叫出門去(真的只是出門而已、因為我們就站在家門外),問我:「妳是同志嗎?」

我那時還很怕、也一知半解,想裝傻,支支吾吾以後就想迴避。

可是母親早一步:「妳要知道那不是病,電視也都有說。那很正常,只是愛上了比較不同的人。」(這是母親的教育程度以及1995年的狀況,所能說出的最好的話了)

緊接著,我父母就把我交給我當時的心理醫生XXX,他再利用他的人脈,讓我,一個在邊緣(花蓮)的高中生得以去旁觀女性主義運動的現場(台北),我很遺憾我已經忘了當年去機場接我的是誰(但應該是運動的中心份子吧?因為事後的討論她有讓我旁聽)。

──也是在那裡、那場運動,我聽到了何春蕤說:只要性高潮.......。

這導致了兩個結果,第一,首先我父母的目的是希望讓我不感覺到孤單,不會因為自己和別人不同就看輕、貶抑自己;可是作為保守的中產階級,何教授的宣言太過刺激他們了。他們因此對這類議題有點,不太願意談。

其次,那也讓我轉向了所謂的「國家女性主義」。亦即,從來,我就沒有和同志站在一起過。(當時的同志運動絕對是跟著妓權派的)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刺耳。但,我從來不必掩飾自己。在我還不知道我是不是同志的時候,已經有父母親、精神科醫師、社工師幫忙我了!

──所以,我是真的從沒有經歷過「出櫃」,我只是被他們帶到那個、我會很舒服的位置。他們就只是,接受我,如我所是。(連帶地,我們很親近的親戚、我父母的好友也都知道我是同志)

(或也可以開玩笑地說,以當年那樣的陣仗,我連要假裝自己是異性戀者,都會很難的)

所以,我在想,我希望自己在往後,能做到或參與至少兩件事:
(1)反歧視法。(我有點懷疑在邏輯上,這要先於婚姻平權?我是說,萬一社會對同志的歧視太深,以致於同志因為不敢曝光而不敢結婚?因為結婚表示曝光,而曝光將被歧視)

(2)婚姻平權法。(很抱歉我不會站在「同居伴侶條例」或「公民聯姻」的那一邊,因為,在最起碼,我們都需要一個很吵很討厭的烏鴉,去提醒我們,平等還未做到!!

 
   
部落格:Fran私觀點  http://blog.roodo.com/franwu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