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貓田一家開創記/陳彥宏 列印 E-mail

 

 
貓田一家 開創記

/陳彥宏(秀明自然農法實施者
   
  083.jpg
     
     
 
 
 

我,31歲。
頭戴著草帽,頂著豔陽天,手拿著鋤頭翻耕鬆土。
偶然間,國際機場起飛的巨大鐵鳥,
轟隆聲響劃破天際,也劃破身旁只有蟲鳴鳥叫的一片寧靜。
我停下手上的活兒,仰天望著45度角直衝上天的飛機。
嗯,好一個精彩對比,在如此現代化國際機場旁,
做著人類維持幾千年來的傳統農耕;一個出走,一個死守。
或許在幾年前,我會欣羨飛機上的人兒也說不定,但如今,
雖然汗如雨下,也賺不了幾兩銀的農耕生活中,我卻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踏實感。
想著想著,我朔進了回憶的溪流,
到底我是如何開始,又是為何會回歸到這人類最原始的行業呢?

其實我也是個普通青年,念個普通學校,畢業後留在台北大都市,
隨波逐流,載浮載沉,心裡想著出人頭地,實則混口飯吃。
自己誤會成功的定義,以為當上公司主管或是薪水多個幾千幾萬,
才是努力生活打拼的證據。
依照著個目標,我也是塞在車陣中,吸著大量廢氣排放物,早出晚歸。
上班時,忙得不亦樂乎,但若你問我忙些什麼?我會答不出來。
事實上是,我忙著幫老闆賺錢,我所做的事,對我個人人生不必有意義,
因為我也只是要賺錢,我以為成功人士,
腦袋裡只裝著:行銷、管理、效率、還有投資報酬率……
假裝自己是個上進青年,汲汲營營一段日子後,
我卻無法忽視我心中有個洞的事實,而且越不在乎它,它開的越大洞!
這迫使我不得不停下茫然的腳步,仔細想想『我』到底怎麼了?
『我』是誰?而那個『我』要的又是甚麼?

想像中,我以為自己與眾不同,只要我肯努力,便可以開創致富之道,
擁有一筆資金可投資,錢滾錢生生不息,接著車子房子妻子兒子也被我擁有,
底下的同事也朝著我這主管生活哲學邁進,人生就是累積財富,賺大錢。

現實中,我卻看清自己,只不過是巨大資本主義中的肉渣,貢獻自己寶貴生命,
替金錢工作,然後在所謂娛樂中,讓別人把錢賺走。
人類這自稱萬物之靈長的生物,其實卻仰賴金脈鼻息下生長,
這現象在都市尤其明顯,我們離不開金錢,金錢是我們的信仰,
甚至是我們的性命。看到這層真相的我驚恐不已,開始思索脫離之道。

恰好這時候,我偶然間閱讀到『美好生活』這本書,書中描述聶爾寧夫婦,
如何從都市大學教授,搖身一變而成鄉下自給自足的農夫歷程。

這美好的案例,著實讓我心生嚮往不已,離開都市應該是對自己最好的第一步!但要在鄉下如何得以生存呢?
生產糧食似乎是個好辦法,於是乎我跑到農委會辦的漂鳥營去一探究竟。

漂鳥營,就是因應目前農村人口流失與老化,
政府希望藉此活動導入新血,來活化農村,振興農業發展。
既然要振興,那就意味著收入要高,
收入高代表著產量豐,而要產量豐就得各顯神通了!
要麼蓋溫室、要麼農藥肥料一起來、要麼大量堆放有機肥,
最好再搭配生物防治及偏方液肥,
先不管土地與環境如何變化,提高產量第一優先。
想要投入農村生產,其實門檻很高,
因為不管是土地取得(租或買)、搭建溫室、購買農藥肥料亦或有機肥、
建立給水系統、各式各樣農機具等,全都仰賴大筆資金,
種植過程也都離不開石化工業,這樣與在都市開工廠實沒兩樣,
與美好生活更是背道而馳!

上完漂鳥營課程後,因不了解何謂農村、何謂生態的我,糊裡糊塗的,
差點要拿農委會貸款幾百萬去蓋溫室、買有機肥,當起有機農夫來。
幸虧當時剛新婚的太太小蒨阻止了我,她沒提出什麼大道理,
只說要在偏向自然環境的鄉村,蓋幾棟毫無美感的溫室,很不自然。
我心想,連農委會都極力推薦的方式,竟被妳這小妮子否決,
更何況有機農夫可是最近最夯的產業,若要搞有機就得朝這方向走,
難不成要走噴農藥灑化肥的回頭路?
這番話在我心中說不出來,因為新婚太太得罪不成。
就在我心生苦惱之際,出現了改變我人生的第二本書:『我的幸福農莊』。

書中描述黎旭瀛與陳惠雯夫婦,因為懷有異位性皮膚炎的女兒,
而開始思索食物乾淨度的問題。既然乾淨的食物在現代社會不易取得,
他們便自己學習日本特有農法,不用農藥,不放任何肥料,
種出乾淨度最佳的蔬菜與稻米來給女兒食用,結果皮膚炎竟不藥而癒!
那神奇農耕法,就叫:「秀明自然農法」。

看到這麼棒的方法,我趕緊拿給小蒨看,一方面得意自己解決了這個難題,
另一方面也為自己找到甚麼都不用只要耕種者的愛心的農法而感到幸運!
小蒨看完也覺不可思議,
決定找個假日親自去位於淡水大屯溪的幸福農莊走一趟。

到了幸福農莊大致參觀完一圈後,
覺得生活在這種環境下才叫幸福,才是美好人生。
更棒的是,農莊主人並不只滿足於自家好的現況,
他們更想將這順應自然、尊重自然的秀明自然農法,推廣出去!
有鑑於此,我與小蒨商量之後,毅然做出辭職的舉動,搬離台北,
到淡水幸福農莊旁,租間小套房,開始為期半年的田間學習。

說到那實習的半年,跟著我辭去工作的老婆著實讓我佩服,
她平日既不愛好逛街購物,也不喜愛穿名牌抹濃妝,
如今更願意放下手邊工作跟著我一起開創那看不見路的遙遠未來,
只因為我的一個夢,
那個夢想是不在單純為了金錢而工作,而是為了美好生活去打拼。
更讓我尊敬及敬佩的,是我們的雙方父母與長輩!
在傳統思維中,給子孫唸書就是要他們將來掙錢容易,生活也好過些,
他們萬萬想不到,書讀到大學,在都市也有穩定薪水的小孩,
突然間會想要辭職回家種田,
又不是走投無路或是碰上天大挫折,怎會做如此決定?
在他們眼裡,回家種田就代表失業,沒出息,甚至是養活不了自己……
不過他們沒給我們責備,反而是用諒解與實際行動來資助我們,有地的出地,
有錢的出錢,讓我們實習半年後,得以返家一試身手。

兩個從小到大沒有務農經驗的人,想要在半年之內,學習農務經驗,
進而開闢農園,其實談何容易,更何況是先前聽都沒聽過的農法呢?
幸好在半年內我們得以去日本直接參訪實施秀明自然農法民家2次,
親眼所見那作物之秀美,親自品嚐那作物之可口!
更加對秀明自然農法充滿信心,而何謂秀明自然農法,
那是由日本創始者岡田茂吉大師所提出,
不用農藥、不加肥料、要連作及自家採種的農耕方法。
1.不用農藥:在人類要食用的作物中添加毒物,是最為不智的做法,
珍古德提到未來的人類,一定會不解與嘲笑這種自殺式行為的農耕法!
2.不加肥料:因為天然的土壤便已富含植物所需的種種養分,
實在不需人類無謂的添加,其實說穿了,為何要用肥料,
也只不過為了產量、為了眼前利益罷了。好比國小生天天吃速食等高熱量食物,
不出幾年外表已長成國中生塊頭,但他身體的健康狀況卻是呈反比成長。
因此最健康的作物,就是讓它自然成長,而非給予過多的營養,好快速採收。
3.要連作:作物在吸收土壤養分的同時,也會回饋給土壤,而這中間的媒介,
就是微生物,為了讓土壤、微生物及作物3者彼此熟悉,所以要進行連作。
4.自家採種:目前農民大多耕種種子與種苗,均來自種子行,
而種子行兼賣農藥與肥料,於是乎買這樣的種子,當然離不開要使用農藥與肥料,如此造就農藥商與肥料商的壯大,農民則是自始自終受制於它們。
自己採收自家種子,這樣的種子來源既可追朔,又已適應自家土壤與氣候,
抗病蟲性佳,品質又可靠,何樂而不為!

轉眼間回到大園耕種已近一年,站在田間回想過去的我,慶幸當初出走都市,
慶幸接觸農業、更慶幸尋找到秀明自然農法。
我領悟到,為何在都市生活會令我感到痛苦,
大概是人對自然環境的無法脫離吧,從工業化開始,鄉村人口集中都市,
大家想多賺點錢過好點生活,沒想到落入另一種陷阱,住得擁擠,空氣品質惡化,
連吃都吃得隨便,為了快速為了方便,健康拿來換取金錢,
有多少成功人士卻罹患癌症的故事在我們身旁?
賺了錢,再拿去付醫藥費,想想這樣值得嗎?
也許住在都市或是鄉村,都不是問題,
當個上班族或是自給自足的農夫也不是問題,真正問題是,
我們對於金錢的態度,及我們對生活的想法,甚至是關於成功的定義,
這些是否要重新釐清?

在都市當上班族,可利用假日當假日農夫,利用都市可耕地耕種,既運動又環保,
還可增進親子關係又省菜錢,是都市人不錯的養生方式。
而住鄉下的朋友也別得意太早,雖說鄉下空氣品質較好,但噴灑農藥也不少,
為了自己健康還是盡量勸說農人阿伯不要再噴藥啦!

成功-生活-金錢,這三位一體的關係,絕對是現代人必須思考的重大課題,
重新釐清這3者對自己的定義,才能在這商業全球化、汙染也全球化的當今,
快樂的、充實的、健康的度過。

想通了這層,我又開始愉快的繼續鋤田囉!

 

     
  部落格:貓田一家 http://cat-farmer.blogspot.com/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