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於是,我們三十歲了 /瞿欣怡 列印 E-mail



 
於是,我們三十歲了


/瞿欣怡(作家)
 
 

 

 
 

 

 
  085.jpg  
     
 


記得高中的時候,大家都很愛把:「我到三十歲就要自殺。」這句蠢話掛在嘴邊。班上還有祕密結社流竄著,其中我跟J的密語,是在手腕上畫幾刀。其實根本看不出刀痕,我是很怕痛的,這麼做,只是想發洩青春期巨大的痛苦。


那痛苦真實存在,卻只能放在心裡。


然而,不知不覺地,我們已經三十幾歲了,再不小心點,就要四十了。我們是如何跨越三十歲的那條線呢?


二十九歲那年,我很焦慮,常覺得二十九歲的最後一天,一定很恐怖。三十歲的第一天,醒來,世界會如核爆,毀滅。


結果,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我在山上的小屋繼續過著打包,旅行,寫文章的日子。


星象學裡說,帶來試煉的土星會在每個人二十九歲時,回歸本命宮。所有二十九歲前該做而偷懶沒做的功課,會總結算,直到三十一歲為止。


我常常想,那兩年,遇到最大的磨難是什麼?


那是在X周刊跑旅遊的開始,我奔向世界,感受世界。外在的感官是刺激的,住在好飯店,嘗試一樣又一樣新鮮活動,坐直升機看冰河,在加拿大抽大麻,住在希臘小島的美麗飯店,享受最美味的生蠔白酒。


我把自己投向全世界,內心卻化成怪獸,不停自我攻擊。世界來得太快,我還沒有準備好。


我的自我懷疑:「我真的可以嗎?」跟隨我到世界每一個角落。我奮力向前,不是為了工作,而是為了證明我可以,我不能被自己打敗。


真是太辛苦了啊。誠實地說,在旅遊組裡,我的資歷最差,從來沒有自己出國,英文亂七八糟,身體很糟糕。但我從來沒有讓別人知道我的弱點,與我一同到加拿大拍極光的攝影,並不知道我有氣喘,只是很納悶我怎麼一直愛睏;經痛來襲,我還是逼自己攀岩,天曉得我最怕高;我更不敢讓同行的人知道,我有心臟病,而且我必須吃抗憂鬱劑,才能繼續旅行。


那是一段強逼自己長大的歲月。非如此不可。生命,孤獨而無可逃避,我們要勇敢。我一直記得朋友說過:「人在該長大時不長大,會變得邪惡。」現在想想,這句話沒什麼道理,但不長大,要怎麼長智慧?要怎麼變老?我希望八十歲的我,可以帶著微笑過每一天,三十歲的我付點代價,也理所當然。


但我的身體完全地垮了。內分泌嚴重失調,一個月胖十公斤,西醫開的藥比飯還多,中醫師硬逼我離職。


應該是32歲的春天吧,我離開X周刊,離開高度競爭的環境,也離開我的旅遊記者生涯。奇妙的是,離職的第二天,我的憂鬱劑,抗焦慮劑就停用了。


回想起剛離開時的日子,我只記得常常恍惚地在城市裡移動,像大哭一場後,無力虛脫,但很安心。


休養半年後,我上了十個月的班,從記者,變成副理,主編,然後就拋下一切搬到花蓮,然後寫書,得了一個獎,又回到台北工作,現在又要搬回花蓮。這次,我想在花蓮待得更久一點。


我很高興,我平安跨越了三十歲那條線,平安地經歷了我的土星回歸年……我很高興,我好好地,堅強地活著,在平淡的日子裡,找到快樂。


三十一歲那年,我在旅行,終於明白人生的事理,要一步一步,危危顫顫,走過,才能懂。



 
     
  部落格:小貓亂跑烘培車  http://miakid.bluecircus.net/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