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未來的日子還剩下多少 /賴樹盛 列印 E-mail

 

  未來的日子還剩下多少

/賴樹盛

(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泰國工作隊(TOPS)領隊)
 
     
 

091賴樹盛.jpg

 
  作者(右2)與友人登山合影
 
       
       
 
 
 
  窗外的大雨正磅礡,看來邊境雨季才要開始發揮她的威力。

想起三十一歲的我,進入佇留泰緬邊境的第三年。雖然一股滿腔熱情輔以埋頭苦幹,彷彿真的為人生為社會留下了些什麼。但坦白說,還是不知道打從二十歲以來日子到底是怎麼過來的。至今不時仍想起,我的未來又還剩下多少日子呢?!

對於死亡,曾經的我是情懷浪漫。學生時代,當背起大背包且穿上登山鞋即將離家那刻,心裡曾以為這趟可能是最後一次遠行,想像或許險惡山勢將讓我永遠投入山林懷抱。一定無怨無悔,甚至還帶著有些渴望。

十六歲那年的台灣山區冬期,身負沉重背包隨著學長們的腳步,我踩上了中央山脈南段的山稜步道。仗著年輕氣盛衝在隊伍最前面,第一個抵達已顯破舊的登山小屋,背包下肩,身體一攤,享受著雙腳無需再自主性前後擺動的輕鬆。

不久,學長進屋,指指我身後牆面,原已貼著安心上路的白色輓聯。定眼一看,我立即轉身跳下床鋪,扛起背包決定另覓宿營之處。實在對不住,我竟不小心佔了每回將山難者遺體往山下扛送時安置的床位。

記憶依然猶新,隔日我們一行遭逢寒流冰雪,疲憊不堪的眾人紛紛迷途分散,全身早已溼透且體力透支的我,忍不住躲進裸岩小凹槽處沉沉睡去,幸好有位學長找到了已逐漸失去身上溫熱的我。

原來,生命的逝去可以迅速到讓人根本來不及思索和面對。

然而,生命的逝去也同樣可以緩慢到讓人難以承受和面對。
                                                                                                            
在邊境結識了甲良族好友S,而他的夫人正是和我同樣來自台灣有如親人般的大姊L。島外漂流的許多年來,大姊和我幾乎無話不語,無役不予。雖然我深知她所給予我的照顧要比我所回報的多上許多許多。

S和L的相識相戀,曾有如戲劇般的進行著。婚後不久,常感身體不適的S經醫師告知已進入患病末期。L帶著S還有兩人的小嬰孩四處奔走求醫,最後選擇回到了邊境的這個第二故鄉靜養。

受另位友人之託以及說服,總想躲避人生悲苦的我,只好拿起攝影機持續紀錄S人生最終一段旅程。數月時間,靜靜旁觀他人生命的逝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我知道,不願在他人面前落淚的L,更是難以也不得不去面對這人生突然而至的鉅大轉折。而我卻如此地無能為力,什麼忙也幫步上。

已因病痛而漸漸虛弱的S,說著:「如今,我已不害怕死亡。但我放心不下的還是我的妻子和女兒。」

在天上的S,請你不用擔心。你的妻子,我的大姊,依然堅毅耕耘著你所生長的土地,扶持著你的族人們。你的女兒,我的外甥,在母愛悉心照護和眾人美好陪伴下,正健康快樂的成長著,再過兩年就要讀小學呢。

那年,S離世時,歲數同年的我們正是三十一。
 
 
       
  部落格:邊境漂流 http://blog.yam.com/samlai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