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首頁 arrow 陳文成事件大事記 arrow 2009年事記 arrow 「高檢署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重啟調查偵察報告」公聽會(TRC新聞稿)
「高檢署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重啟調查偵察報告」公聽會(TRC新聞稿) 列印 E-mail

 

 「高檢署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重啟調查偵察報告」公聽會

 〈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新聞稿〉

 
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是台灣威權統治時期的指標性政治案件,受到社會高度重視。馬總統今年三月間表示不排除重啟調查後,法務部旋即組成專案小組開展工作。此舉令受難者家屬與民間關心轉型正義的人士充滿期待。但調查報告出爐後,高檢署僅在網站上悄悄地公布結果,並未與家屬及社會大眾有所對話。報告絕大部分的內容僅是以當年調查結果為基礎,並未回應歷年來各界提出的諸多疑點。以推動轉型正義為職志的「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以下簡稱真促會),與長期關注民主運動的管碧玲立法委員,決定召開公聽會,邀集專案小組代表,與關心此案的家屬、律師、社會團體,針對兩案報告進行討論。

真促會一直認為,這兩個案件如果能在國民黨執政期間,獲得重大的突破,將對促成社會和解有很大的貢獻。因此各界對專案小組充滿期待,但結果卻相當令人失望。本會吳乃德理事長以林案為例,指出全案最關鍵的因素在於釐清當年情治機關所扮演的角色。在特殊的時空背景下(包括江南案殷鑑不遠),外界對情治人員涉案的疑慮相當合理。但專案小組卻在未能積極徹底追查的情況下,即傾向於認定「林宅並未24小時受人監控」。辦案人員雖無充分理由,卻過早排除情治機關涉案的可能性,並以此引導偵察報告的寫作,令人遺憾。

專長刑事案件的尤伯祥律師,在閱讀本案報告前對兩案並無太多理解,也未持成見。但閱畢後則認為報告充斥諸多疑點,官方的調查顯然無法說服社會、得到公眾信任,因此他呼籲政府應該公開所有原始卷証,而非壟斷歷史,要讓這些資料成為社會共有資產,讓全民共同檢視這段歷史。

在陳文成命案方面,「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的兩位代表謝穎青律師與林世煜先生,則分別提出對於專案報告的諸多質疑,例如陳若曾赴證人鄧氏家中進食,為何驗屍是空胃;為何皮帶異常的繫於胸腹之間;陳在命案當晚的確切行程;或監察院調查報告也曾指出屍體曾遭移動等異狀,在本次專案報告隻字未提也未查證等。可惜專案小組之代表,在回應時除歷數辦案過程的艱辛與努力外,皆未能具體地回應這些疑問。

在幾無交集的對話過程中,管碧玲委員指出,專案小組顯然未就監察院報告或外界對陳案之重大疑點進行調查或釐清,遑論提出解釋或說明,卻能逕下「不排除意外墜落之可能性較大」的結論。但在外界質疑的他殺可能性上,卻以「無積極(具體)證據可資推斷」即予以排除。同樣過早、片面地排除他殺可能性的偵察方向,無怪乎招致外界的質疑與不信任。

在經過數十年後,如此重大的案件要重啟調查確實有其艱辛之處,我們不否認專案小組之辛勞與其專業。但誠如也到場關心的林案重要證人田秋堇立法委員所說,這些案件的真相只要一天沒有水落石出,就不會成為過去的歷史,而會一直刻印在家屬與當事人的心上,也永遠會是台灣社會衝突對立的深層根源之一。雖然民間對於本份偵察報告充滿質疑,對專案小組的回應也未臻滿意。但我們不會停止追尋真相與追求正義的腳步,也以此期許政府與專案小組,能再接再厲,以更周全、詳盡的態度來追究真相,以此治癒許多人尤其是家屬心中的創傷,也用真相來促進台灣社會的和解。

時間:98年8月20日(四)10:00~13:00
地點:立法院群賢樓101室
主辦單位:管碧玲立法委員辦公室、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
主持人:管碧玲立法委員
出席者:
吳乃德(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理事長)
謝穎青(陳文成基金會董事)
林世煜(陳文成基金會志工、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理事)
尤伯祥(律師)
陳鑾旂(陳文成家屬)
田秋堇立法委員(林宅血案證人)
黃和村、游明仁(台灣高檢署檢察官)
林錦村(台北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
司徒元炎(法務部調查局國家安全維護處副處長)
程曉桂(警政署刑事警察局鑑識中心主任)
侯東輝(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偵二隊隊長)
陳建龍(警政署公關室警務正)
黃壬聰(台北市刑警大隊偵八隊隊長)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