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921後的那一年/李水彬 列印 E-mail

 

 
921後的那一年

/李水彬(第11屆陳文成統計科學獎學金得主
現為清雲科技大學工業工程與管理系助理教授)
 
       
  097李水彬.jpg
 
  作者與妻子留影於吳哥窟前
 
     
 
 
 
 

那昰10年前的事了, 很多事情都已經記不怎麼清楚了, 但也有些事情卻總是歷歷在目。

921地震發生的前一天, 我和太太結束在桃園的訂婚儀式, 回到台中東海大學前的租屋處。深夜凌晨, 一陣又一陣的天搖地動, 房子嘎嘎作響。當時其實非常非常的害怕, 當下來不及細想, 瞬間腦袋卻也閃過好幾個可能, 躲在柱子下, 床邊, 逃出屋外等等。平常的我遇事難以決斷, 總是一遍又一遍的推敲, 希望作出最好的決定。但此時此刻老婆就在身邊, 我知道自己的責任容不得我蘑菇再磨菇,優柔寡斷。即刻牽著她的手, 從8樓衝到地下室把車子開出來。把車子開到東海大學前的公墓旁, 聽著中廣播報台灣各地的災情,度過訂婚後的第一個夜晚。就像一個浪漫的故事, 總有一個特別的夜晚。同年年底完成了終身大事。

我依稀記得921 過後, 很多方面的事情讓我感到壓力沉重。ㄧ方面昰畢業的壓力, ㄧ方面921過後台中缺水嚴重, 東海大學附近地勢較高, 好長一段時間都仰賴水車送水。剛開始要注意送水車廣播, 隔了幾週後台中市市政府在街口擺了兩個塑膠水塔, 才不用再過搶水的生活。我已經忘了下陷或昰隆起路面昰何時鋪平的, 暴露的鋼筋何時修復。那應該是ㄧ個充滿壓力, 充滿抱怨, 充滿挫折的日子。但不曉得是害怕自己ㄧ個人, 還是不忍太太獨自面對這樣的生活環境, 我每週數次在新竹與台中之間來來回回, 尋求每次相逢的喜悅能夠勝過這ㄧ切的痛苦。

過去發生的事, 應該已經過去, 無法改變的。但記憶是甚麼玩意, 我越來越不能確定它應該是怎樣,  每次的回憶都讓我感到極度挫折。時間它可以治癒悲傷, 也並非完全沒有副作用, 快樂故事最後也只剩下故事。
 
隔年阿扁選上總統, 研究室同學每個人都異常興奮, 最喜歡談論與本行相關的民意調查, 先知者總是一個又一個冒出來, 但沒有人會嫌多。當時阿扁造勢總喜歡離舞台最遠的ㄧ端, 在群眾包圍簇擁下慢慢走上台, 演講結束後就一路與民眾握手離開。記得有ㄧ位學長在阿扁造勢場合搶到機會摸到阿扁的手, 久久不能自己。當時的我其實心情也昰相同的, 把30年來的抑鬱, 甚至把父母的份也算進來, 完完全全寄託給阿扁。

但9年過去了, 面對這晦澀不清的時代, 和ㄧ次又一次的苦難台灣, 我只能自我安慰, 這些都只是為了綻放最美的花朵和孕育最甜美的果實。

 

 
       
  部落格:風華故事屋  http://blog.roodo.com/splee09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