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未曾喝茶的我的三十一歲/段漢杰 (中國) 列印 E-mail

 

 未曾喝茶的我的三十一歲
/段漢杰  (中國)
 
100段漢杰.jpg
圖說:作者於兩年前在福建武夷山旅遊時的留影。
 
 

 

幾月前看到周婉窈老師《曾待定義的我的三十一歲》一文,進而得知陳文成基金會這個接力串寫活動,我很感興趣,也想寫點東西附驥。之後久未動筆,但始終惦記著。待決心寫時,卻發現活動將要落幕了。此前一共九十九人參加了接力,臺灣對岸的作者似乎僅有一名。那我這篇就是第二篇大陸來鴻了。

曾幾何時,中國流行一個詞叫做喝茶。這個喝茶,當然不是趙州和尚的吃茶去,形式上倒像香港影視劇常見的廉政公署商業調查科的請喝咖啡。只是後者對象是官員老闆,而被中共喝茶的無非是些不願昧良心之人。沒人統計過——事實上也無法統計——這些年曾被安全警察請去喝茶的人到底有多少,正如中共每年處決多少人沒人知道一樣。唯一可確定的是,喝茶是件相當普通的事,每個有志於說真話做人事的人都應有此心理準備,並要習以為常。臺灣當然也經歷過漫長的這樣的時期,不知有多少個人從喝茶而囹圄而刑場。陳文成博士不就是被警備總部請去喝茶而死掉的嗎?他的人生定格在1981年的31歲,其人其事已成為臺灣民主史上一個永恆的象徵。我今年正值這個年齡,我的人生仍在繼續。目前中國的狀況,似乎仍 相當於當年的臺灣。但本人所做的和他自然無法相比。陳文成博士爲了自由爲了理想,爲了不再有思想檢查,爲了不再有屠殺流亡,英勇抗爭直至獻出生命。臺灣正是有了眾多這樣的仁人志士的犧牲,才走上自由民主道路,成為東亞的典範,華人世界的驕傲。而一衣帶水同文同種的新中國至今仍在鐵幕籠罩之下,最近在草木皆兵中歡慶了六十壽辰。

據說2009年對中國是個敏感的年份。但它哪一年不敏感呢?有人說党國渾身都是G點,敏感體質,隨便碰一下甚至眼睛瞥一下都渾身抖篩子。驗諸事實,信不虛也。看看這些年,哪年哪月哪天不被它視作敏感點?2007敏感,因為要開十七大。2008敏感,因為北京奧運會,又恰逢改革開放三十年。2009敏感,因為六四二十年、法輪功十年、建政六十年……不管大操大辦的喜事,還是避 之唯恐不及的禁忌,都生怕別有用心者借之鬧事,每時每刻都把維穩的弦繃得緊緊的,瞪大眼盯著憲法上的國家主人。可計畫比不上變化,党國對這些時間點嚴防死守,卻總有事端層出不窮使得疲於奔命。 2009出了很多事,著名的如怒殺淫官的鄧玉嬌案件,數萬警察搶尸的石首事件,韶關的漢維械鬥和新疆七五屠殺之夜與針刺事件,無不引起了中外關注。這些事,政府的應對都是拙劣的、粗暴的、失敗的。每起事件都侵蝕著中共的合法性。胡溫提出建設學習型社會、學習型政黨的口號,但這個黨其實根本沒有反思和學習能力。它從來不會罪己,不會反躬自省,一再拒斥著任何自新的機會。去年底的零八憲章多么溫和和與人為善,卻被它當作劉邦項羽一樣的敵人,因連署這份文件而被騷擾喝茶的遍地開花。起草人劉曉波則在八九之後第四度被捕。維漢衝突爆發之後,不是檢討自己有無失政,而是忙不迭指責別人,轉移焦點,甚至打壓像伊力哈木這樣溫和的少數民族知識精英。地震是天災,然而死難學生的人數和名字竟然是國 家秘密。以民間之力辛苦調查的人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逮捕審判。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信仰,這些都是中國憲法明定的公民自由。但如果誰去行使,就會處處碰壁,直至喝茶、被捕、判刑、坐牢。

我的三十一歲沒有喝茶。這不表明官府開明或對本人網開一面。有朋友說的好,喝茶不代表什麽。專制者神經病,不代表被喝茶者光榮正確。聽說有人因喝茶而有自得之色,大可不必。但沒被喝茶也不是什麽榮耀,或許只意味他還沒做什麽有意義和有價值的事。回首2009,自己除了簽了零八憲章以及在twitter上發了數以千計處士橫議的tweets外,乏善可陳。我做的很不夠,無怪乎還沒有進入有司的眼簾。被賊惦記上當然不是好事,但因為自己啥也沒做而保險平安,亦何喜之有?這一年我在自我啓蒙上多少有些收穫。感謝諸如twitter、google郵件組這樣的網路工具,以及正義人士的破網軟件,使鐵幕(信息時代又有了一個新象徵,叫做GFW)下的人可以接觸到自由資訊和觀點,同氣相求,守望相助,溝通交流。Twitter上我follow了幾百人,同時也被上千人follow,理論上我可以看到這麼多人的精彩言論,同時我的言論也被這些絕大多數不相識的朋友分享。很難估計這些分享產生了多少影響,但想必一定會有些影響。在這一年,我經過數月長考,終於克服內心的恐懼在零八憲章上簽下了名字。其實,我看到這個文件相當早,在它剛發出不久就看到了,但遲疑了這麼久才簽名。幾十年黨 的教育的最大成就,恐怕是在人心中種下一粒名叫恐懼的種子。我曾喝過一次烏龍茶,對如此強大的政權那樣的草木皆兵,而又那樣的對社會各個角落控制嚴密,印象深刻。一個善良的人會因為拒絕制式思想而被打破平靜的生活,一個家庭會因之陷入困頓甚至破碎。克服人的恐懼有一些困難,因為恐怖的威脅並非虛構,而是真實的存在。這大概是中國多數人的心態:憤怒、不滿但恐懼。只是如果一直停留在恐懼的層面,敢怒不敢言,更不敢行,那麼社會就只能停滯不前。記得有個美國總統說:我們唯一恐懼的是恐懼本身。如果說今年自己有一些收穫,那最大的就是在一定意義上正視和克服了恐懼。

正常的人,當然不喜歡失去身體自由和精神上的安定。但如果專制劣政橫逆加之,那別無選擇,只能守死善道。和強大的國家相比,個人力量約等於零。國家有槍炮軍隊,個人只有血肉之軀。血肉之軀當然阻擋不了坦克前行。可是萬里長城有時會倒,而道義真理終不可移。幾月前經深思熟慮而簽名時,內心有一個聲音在吼叫:你敢抓,我就敢簽!民不畏死,則奈何以死懼之。當強權不義不再能夠讓人戰慄時,就輪到強權不義自己恐懼了。

三十一歲未喝茶,因為自己沒做什麽,這很慚愧。如果像劉曉波那樣言說自由,像艾未未、譚作人那樣調查真相,像許志永公盟那樣幫助弱勢,像郭泉那樣實踐憲法權利,何止喝茶的待遇。我肯定不希望自己喝茶——我不希望任何人因良心而喝茶——但更希望自己能為中國的憲政轉型做出努力。萬馬齊喑,風雨如磐,未來的日子,要加把勁,勇猛精進一些了。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