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首頁 arrow 紀念文集 arrow 麥子落地 arrow 從校園特務到黑名單/陳唐山
從校園特務到黑名單/陳唐山 列印 E-mail


從校園特務到黑名單


陳唐山


十年前任教於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的陳文成教授在回台灣故鄉探親期間受害,陳屍台大研究生圖書館的草地上。這件事立刻引起美國輿論、大學校園、國會和台灣人社團的嚴重關切。關注的焦點是,國民黨政權在美國大學校園從事竊取情報、打小報告、恐嚇和威脅台灣留學生的非法活動。美國國會方面,眾議院亞太小組召集人索拉茲議員特別召開聽證會,調查國民黨情治單位在美國進行的違反人權活動,並且促成立法,防止今後類似慘案重演。

出席聽證會作證的人,除了本人以世台會理事長的身份之外,還有陳文成教授執教的大學校長塞爾特博士(Dr. Cyert),以及陳教授的生前好友蔡正隆博士。三人的證詞皆不約而同地抨擊國民黨情治單位將思想控制延伸到美國大學校園,破壞學術自由,並且侵害言論自由。經過這個聽證會,索拉茲眾議員提議美國國會通過了一項法案,此法案的大意是:今後任何外國政府向美國購買武器時,行政部門必須在一個月之前照會國會。國會可以根據該國過去一年來在美國境內的人權紀錄,向白宮提出贊同或反對該項軍售。

陳文成事件的風波對台灣政府的信譽造成嚴重的打擊,但是台灣當局卻未能記取教訓,而且又製造了另一次更大的紕漏。一九八五年,台灣竹聯幫份子聲稱受國民黨情報系統私下指使,千里迢迢飛越太平洋到舊金山槍殺作家兼新聞工作者江南。這件事再度震驚美國各界,索拉茲眾議員也再度召開亞太小組的聽證會,證實台灣的情治單位以暴力為工具介入政治恐怖的事實。

五年間相繼發生了與其有密切關聯的政治暴力事件,政府當局理應徹底檢討,如何防範或不再製造此類事件的發生。不料,一九八九年十月間,在台灣四項公職選舉前夕,余登發離奇命案爆發。余登發先生是台灣反對運動的前輩,而且擔任過高雄縣縣長,其身分和命案發生的時機都極為敏感。可是令人不解的,治安單位提不出令人滿意且信服的解釋,也一直找不出兇手。民眾到處捕風捉影,風聲鶴唳,使台灣當次選舉的暴力陰影更為強烈,整個社會陷入面臨另一次政治暴力案件的恐慌。

若加上一九八○年二月二十八日的林義雄家屬慘案,十年來,這些與政治有關的暴力案件只有江南案因為美國政府的介入偵查而破案,並且達成庭外和解,由台灣有關單位賠償江南遺孀崔蓉芝女士一百五十萬美元。然而,陳文成等案,卻遭受石沉大海的命運,是什麼原因會有這種不同的結果?

陳文成教授是國民黨政權小報告制度下最突出且最悽慘的犧牲者。長期受各方詬病的黑名單也是因此制度而產生。海外台灣同鄉因為關心故鄉、愛台灣、參與台灣人事務,若因為與台灣當局有不同的政治主張而被剝奪返鄉的權利,是絕對不合道理的。這種打小報告延伸黑名單而剝奪臺灣人返鄉的制度並沒有因為陳文成教授的犧牲而全部註銷,不得不令台灣人益發憤怒,益感陳文成命案的冤枉!

不容諱言,十年來台灣的政治環境已有明顯的變化。譬如戒嚴令的廢止和黨禁報禁的解除等,帶給台灣反對運動者較寬廣的活動空間。但是基本上,台灣的政治體質並沒變,仍然有一隻黑手在幕後操縱。如海外黑名單和言論自由等問題都還重重桎梏著台灣人;同時,規範台灣政治運作的重要政策不但不能促進朝野公平競爭的環境,反而加深社會的分解;當政者不信任人民,人民也無法相信政府。整個來說,台灣要成為一個開放的社會還有一大段的距離!

法國政治家托克維爾(De Tocqueville)說:「除非享有完全的自由,人們無法得到確切的平等。」用這一句誓言來懷念陳文成教授,使陳文成教授的犧牲有代價,進一步促進台灣成為一個真正開放民主的社會,我們要同心協力破除所有的黑名單制度,確立言論及政治信仰的自由。只有這樣才能保障台灣有一個和諧平等的前途。

1990年12月12日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