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首頁 arrow 紀念文集 arrow 麥子落地 arrow 他雖然死,仍然在說話/王成章
他雖然死,仍然在說話/王成章 列印 E-mail

 

他雖然死,仍然在說話


王成章

 


已經十年囉,令海內外台灣人髮指、鬼泣神號的「陳文成事件」。

十年歲月不算短

「白頭髮送黑頭髮」、為愛子「阿成」的慘死而哀慟的陳老爹夫婦已雙雙安息了,未亡人素貞女士也為翰傑和自已另創一個美滿的家庭,事件當時未滿週歲的翰傑,現在已是十歲的少年家。

當時,官方草草結案說,陳文成博士是跳樓自殺,意外死亡,後來又改口說是畏罪自殺。北美發行的《美麗島週刊》為讀者每期數算陳文成命案未破的日子,要為他討回公道。週刊早已停辦,但是這幾天,官方說此案真相尚在繼續調查中。是窮追不捨的辦案精神或石沈大海的冤案?

文成的身體受殺害,官方在他的遺體裹上單薄的壽衣——畏罪自殺,污辱他的人格。遠征美西、討伐江南的槍聲也戳破裹在文成遺體的壽衣,揭開兇手的廬山真面目,道破慣用的官方謊言。眼睛雪亮的民眾耳語相告兇手本是同根生。愚直卻是聰明的台灣人(不分海內外)盛傳「陳文成命案不離奇」。

十年時光如昨日

十冬前七月三日陳氏橫屍台大校園的消息很快地傳到海外。那年的美東台灣人夏令會在賓州的蓋鐵磁堡(Gettysburg)聚會。此城是美國南北戰爭決戰的古戰場,是林肯總統發表「民有、民治、民享」演說的聖地。消息傳來,會場肅穆悲戚,全體起立默哀追悼,海外遊子心胸激起悲憤。回想這一幕,猶如昨日,至今仍令我淚洗雙頰,血壓激昇。

後來,大家欲知陳文成博士,彼此詢問「陳文成是誰?」有人說,他曾在安雅堡攻讀博士,返台前在匹茲堡卡內基美隆大學任教。於是來自安雅堡、匹茲堡等地的鄉友成為大家好奇探問的對象。有些人找他生前好友富文兄、金德兄,欲知陳博士是何許人。話傳開了,他是台北人,台大校友,擔任過台灣同鄉會的事務,是優秀的數學家,是國際級統計學的新秀。

據我的了解,陳文成博士是徬徨異鄉、典型的留美學人。他與許多流浪天邊海角的蓬萊島遊子一樣,一聽到「望你早歸」就不禁目屎直直滴,開嘴唱「黃昏的故鄉」,目眶就紅,心肝慒慒慒。他們堆積在心底的鄉愁是他們苦學換來的高級學位無法安慰的,是他們競爭求得高薪職位也未能消除的,因為他們的心靈有台灣魂的烙印。

七0年代後半、八0年代的台灣留美學人,他們的生活受到澎湃本島的政治浪潮衝擊,他們回應一波一波的島內政治事件激起運動。《大學雜誌》、《台灣政論》、「中壢事件」、《美麗島雜誌》、「余登發事件」、「美麗島事件」、《蓬萊島雜誌》事件,另一個二二八「林義雄母子慘案」、島內選舉,……一次又一次的在異鄉的街道示威抗議,揭發台灣人受壓迫的真相,為民主運動造勢,……不斷的捐款運動,支援民主陣營,甚至設置獎學金鼓勵窮苦的學子……響應鄉土文學,散播其精神,推廣其作品,……這些回應無非是遊子回饋故鄉的奉獻。

陳文成博士與其他的鄉友同樣地做了奉獻。他就如他的筆名「曉帆」所示,在他人生事業的破曉,為做更大、更多無私的奉獻,他揚「帆」駛向太平洋彼岸冥日思念的美麗島。誰知道,也非他自己的選擇,這「曉帆」觸礁警總,擱淺台大校園。他踏上不歸路,來不及告辭。素貞泣不成聲也不能喚醒他;陳老爹為他收魂,也永遠召不回!嗚呼!嗚呼!嗚呼!文成!文成!文成!

十年光陰如一日

「誰是陳文成?」不再受台灣人的質問,這位殉道者已是家喻戶曉的傳奇人物。他親像古希伯來人的傳奇人物亞伯,被兄長該隱殺害、消音。但是他的血出聲,從地裏向上天哀告,地開口吞下他的血(創世紀4:1一12)。該隱的刀刃雖利,卻不能把他消音。這位猶太人家喻戶曉的英雄銘刻人心,「他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說話。」(希伯來書11:4)

陳文成雖於十年前遇害,但是他深信民主救台灣的信念,十年如一日不斷在說話。他說:「……深藏於那內心的改革,求善的熱情,畢竟是根固於扭曲的客觀環境!於是刺痛的良心竟成為彼者的噩夢。雖然間或心中也曾掠過幾絲靈光片羽,可是殷殷企望的先知卻永遠無法得見。」他又自問:「難道茫茫的前程,竟是游移的孤兒們命定的歸宿?」他返台的不歸路,竟然是他期盼那先知命定的歸宿!十年光陰如一日,他在呼喊。

他的死改造他的父親,把一位國民黨的順民陳庭茂老先生變為「叛民」。八0年代前期的抗爭運動隨著陳老爹《我的轉捩點》如決堤的洪水衝入總統府前的廣場。

他的死揭發彩虹情報,國氏黨線民在美國大學校園干擾台灣留學生。羅織無辜或登錄黑名單或趕入不歸路可惡的事實。

他的死驚動美國朝野,美國國會為台灣問題舉辦數次聽證會。台灣人的苦痛受到注意,台灣人的心聲得以紓發。

十年如一日,陳文成說不停。

陳文成教授紀念基金會在海外設置「陳文成教授獎學金」、「文成杯網球賽」,年年如期頒發,年年按期舉辦。

陳文成教授紀念基金會在島內設置「台美文化交流中心」,一度發行《台灣文化》及推行其它文化事工。

「曉帆」雖觸礁警總,擱淺台大校園,但是「曉帆」如報曉的公雞天天在啼,喚醒迷罔沈睡的台灣人,揚帆航行在每一個有良知的台灣人的心海。「曉帆」是台灣魂的烙印。

(後記:際逢陳文成遇難十周年,謹誌數語追念,同時將本文獻給被拒踏上自己出生地的「黑名單」游子。)

 

1991年3月25日於台灣神學院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