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首頁 arrow 紀念文集 arrow 麥子落地 arrow 水不落石不出──為陳文成教授喊冤/黃娟
水不落石不出──為陳文成教授喊冤/黃娟 列印 E-mail


水不落石不出——為陳文成教授喊冤

 

黃娟

 

 


第一次聽到他的名字,是在十年前(一九八一)的七月,他陳屍於母校校園,離奇地死亡。

炎熱的七月天,本來就叫人煩燥不安,這麼一個消息,有如一顆炸彈,在炎夏的晴空裏炸開……

同為旅居海外的同鄉,同為愛鄉的遊子,他的「死」,引起了大家的關切……

      他為什麼會死在母校的校園?

      我們細心地閱讀報紙,咀嚼報紙上的每一個字。

     「跳樓自殺。」報紙說。

     「畏罪自殺。」報紙說。

      他是個以「死」來逃避問題的人嗎?

      他有什麼罪可畏呢?

      而且為什麼會選擇在母校的校園?

      為什麼在回國探親的時候?

      為什麼在離台返美的前夕?

      太多無法回答的問題。

      接著有關他身上的「傷」,造成了新聞。

      據說那些骨折和內傷,不可能是從三、四層高的樓,跌下來造成的。

於是一個疑問招引另一個疑問,如此這般,越滾越多。

想不到的是十年後的今天,我們依舊被同樣的問題困擾,依舊沒有聽到任何完滿的答案。

現在讓我們回憶十年前的情節:

根據陳家透露,陳氏在死前被「警總」約談了兩次:第一次是在六月卅日,那天被審問了兩個多小時,查詢他在美國的教書和社交活動。「警總」表示,第二天他就可以拿到「出境證」。(結果並沒有。)

七月二日上午八時半,打球回來的他,又被「警總」和三個便衣人員押走,從此一去不返……。第二天被發現陳屍在台大校園。……

在台灣目睹許多政治奇案的人們,難免要想像那具屍體,可能是別處移來的。「自殺」說也罷!「墜樓」說也罷!都像是事後編寫的故事。

但是「警總」發言人聲明:「陳氏早在七月二日晚九時半釋放,並有『警總』人員護送到他寄居的公寓門口。」言外之意,陳氏之死發生在釋放之後,與「警總」無關。(註:有關釋放時間和護送地點,另有不同說法。)

果真如此,陳氏到了公寓門口之後,又到哪兒去了呢?最大的疑點是沒有人看到他離開了「警總」,也沒有人看見他進入公寓門口。

於是有了鄧某的神秘出現和聲明:說是陳氏當晚去拜訪他,神色憂戚,可能在那之後自尋短路。

充斥報紙版面的「自殺」之說,是據此撰寫的吧?

但是陳氏有什麼煩惱不能與家人相談呢?他的問題其實只有一個,就是怕拿不到「出境證」,無法按期返美,沒有人會為了這種的理由而自殺的吧?

一九八一年九月十一日,素貞(陳氏遺孀)在美隆大學為陳氏舉辦的追悼會之後,出席了記者招待會,以哀傷但是堅定的語氣說:

「……先夫之死,絕不是自殺,也不是意外事件,而是謀殺。

自殺,不會是他的作法,他的前途充滿了潛力,他擁有一個新生的兒子,一個他既熱愛並引以為豪的家庭,也有一份充滿活力和希望的事業。他是一位聰明、果敢的人,他熱愛生命,在這世界上他擁有值得活下去的一切。

他的死,絕不是意外事件,在警察緊密監視的殯儀館裏,我看到他遺體的一瞬間,就知道那不是一樁意外事件。例如他的右腕手肘有一撮針孔,在膝蓋有嚴重的傷痕,背部有三條細長平行的擦傷,有太多太多無法解釋的外傷……。在官方的驗屍報告裏,有的只有草率提及,有的則根本未提。」

在當時新聞受封鎖的台灣,她無法向大眾公佈「刑求致死」的可能性──乃至必然性,她終得在海外舉行的這次記者招待會上揭開,引起了震撼……

「身為文成的妻子,我認為我有權利和義務知道他真正的死因,我也要透過每一個途徑追查到底。」素貞這樣結束了她的公開聲明。

往後支持她的力量,就是要為亡夫的「死」找出天理公道……。許多識與不識的朋友都盡力幫她的忙,其中應特別提出的是美隆大學的塞爾特校長,他在追悼會之後請了匹茲堡退休的驗屍官Wecht和DeGroot教授於九月二十日前往台灣做第二次的驗屍。他們兩位千里迢迢為「陳案」奔走,回來之後的報告,雖然確定了「謀殺」的結論,卻未能使台灣方面,對「陳案」做令人滿意的說明。

十個寒暑過去了,陳氏的「死」依然包裹在層層的迷霧裏,但是我們越來越清楚地認識到我們失去的是一個多麼難得的人才:

他是一個飽學多能的年輕教授(去世時才三十一歲),在研究方面的成就很突出,每年都有好幾篇論文發表。

他的天資很高,從大學到留美,在學業上他總是輕易地過關斬將。在他主攻的學術領域裏,他的傑出是識者共認的。

他性情豪爽外向,極易結交朋友。他又忠厚、老實、待人非常誠懇。

他對苦難的社會大眾,有深刻的同情。對台灣的社會及教育問題的改革,有獨到的見解和建議。

他關心台灣文化,是個文學的愛好者。

他的民族意識很強,熱心為同鄉服務。

他對鄉土有無限的依戀,一直談著要回國貢獻所學。

他是個身體力行的人,有了理想,就要付諸實行。

他的體格壯健,喜歡運動。

他的家庭美滿,有一個相愛多年的妻子和甫滿周歲的兒子。

他不是個文弱書生,也不是個書呆子,他也不是一個自甘流放異鄉的
學人。

 ………這樣一個近於完美的人,到底犯了何罪,竟被逼入鬼門關?

朋友們異口同聲地回答:「因為他愛他的故鄉!」  

這是何等的罪名啊!

數年前,我和素貞有過這樣的對話:

「幾年來,你感到最遺憾的是什麼?」我問。

「社會太沒有公道了,一個人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死掉,到現在我還不知道他真正的死因……」她閃著淚光回答,發亮的眼睛因不平而激怒。

是的,陳氏的離奇命案不是單純的殺人事件,它是台灣歷史上的重大懸案之一。

報載立法院通過提案,送請行政院參辦:「依政府所宣示的『人道』與『善意』的原則,酌情撥款給『陳文成命案』之遺族及『林義雄家門血案』之家屬,以為人道、善意之慰藉及撫慰。」

這是一個大突破,但是我們堅信「水落石出」的時候已到,「陳文成命案」的公佈,不宜再延……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