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陳文成生平陳文成事件大事記事件資料庫真相在哪裡?紀念文集連絡我們
首頁 arrow 紀念文集 arrow 麥子落地 arrow 陳文成與我── 一位台灣婦女運動積極參與者的自白/黃美惠
陳文成與我── 一位台灣婦女運動積極參與者的自白/黃美惠 列印 E-mail


陳文成與我──
 一位台灣婦女運動積極參與者的自白


黃美惠   


陳文成事件發生時,我是一個平凡的家庭主婦。先生與孩子是我全部的世界,我雖關心台灣故鄉,但是只躲在先生背後做些微不足道的事。

十年後的今天,我是個成功的職業婦女,工作表現備受器重,常到各地演講,家庭也是相當美滿,但是先生與孩子不再是我全部的世界了,陳文成的遇害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觀。

這幾天,看到我先生林富文在替陳文成遇害十週年紀念專刊寫文章,過去十年的痛苦、掙扎、突破與成長等等的回憶,慢慢地又回到腦海來,突然想起何不也寫篇文章,把自己十年來的心路歷程公佈在紀念文集裏,一者可以與大家分享,另一者也可以因此紀念陳文成及他的父母親陳庭茂老先生老夫人。

與陳文成認得是一九八O年在匹茲堡,開始他給我的印象是年輕、大塊頭、喜歡運動、健談、嗓門大、不大謙虛。後來熟了,才知道他文筆很好,文學、音樂的素養很深,對朋友熱情,對太太很體貼,翰傑出生後,更是個好爸爸。他的不謙虛則因為他絕頂聰明,其實他人很善良。這麼一個充滿活力的人突然被活活打死,是何等殘酷的事。消息傳來,有如當頭棒喝,任誰也不可能相信與接受的。我深受的衝擊大大地影響了我往後的作為。

文成的死使我看清了國民黨的殘忍無人道,想想如果我們一再地畏懼怕事,以後不知有多少人會再步上陳文成的後路。往後的日子,我主動的去關心陳素貞母子,首次離開先生、孩子們,與人權會代表羅清芬飛去慰問素貞。為了她們母子日後的生活費用,我主動向各地同鄉募款,為此我被選為同鄉會幹事,兩年後又被推為同鄉會會長,在八年前幾乎是清一色男性出頭的台美人社會,實在是一個突破。在同鄉會裏我學會了開會,做領導者,更學會了演講。

在幫忙素貞找工作,鼓勵她好好地站起來時,我自己也在學習。素貞本來也跟我一樣,同是單純的家庭主婦。幫她搬家時,得自已一個人開一部車開長途,有這次經驗,奠定了往後工作需要自己長途開車時,我已無懼。我全心全意且很耐心地幫助她。慢慢地,我看到她的突破與進步,她從傷痛中走了出來,開始會去關心別人,貢獻自己能力於文成基金會、同鄉會和FAPA的運作,終於變成了一個成熟有人情味的婦人。在工作上她也表現得很出色,是個成功的職業婦女,文成受害四年後,且找到一位有包容心,能體諒人且富有愛心的好青年,做她的終身伴侶,重組一個快樂的家庭。

素真的改變,給我很大的信心,我自已也同時在學習、在突破、在進步,幫助富文出版文成週年紀念專集時,我寫、翻譯、打字、校對和編排,發揮了令自己也非常驚訝的潛能。一九八三年,文成基金會與同鄉會在美東夏令營合演出「補破網」話劇時,我與富文也都參加演出,這些都是前所未做的事,但是為了情義與愛,什麼事都是可能了。在文成受害三年後,我也找到了適合自己個性的理想職業,找到了人生的目標,在服務台美人社團方面,我由同鄉會走入 FAPA成為 FAPA最早期的女性委員,於一九八五年又協同黃滿玉成立台灣職業婦女協會,任副會長兩年,一九八八年協助呂秀蓮女士組織北美洲台灣婦女會,任理事兩年,副會長一年,今年三月將就任會長。從素貞與我自已的例子,我發現大多數的台美婦女都沒有發揮她們的潛能,實在是很大的遺憾,這是我現在積極參與台灣婦女運動的一大原因。

回顧過去十年,只因為朋友陳文成遇害,我無畏地踏出來,與富文肩並肩來關心他們母子,結果我由一個平凡害羞的家庭主婦變成了勇敢走在前面的職業婦女,我的人生因而樂觀、進取富有意義。在此我記起了一位哲學家說的“GIVE THE BEST TO THE WORLD AND THE BEST WILL COME BACK TO YOU”助人而自助,這是我最好的寫照,我想,陳文成在天之靈,應該會欣慰我的成就。

 


1991年2月7日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