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了很多路的那一年/賴兆賢

 

走過了很多路的那一年

/賴兆賢 Marc(手映制作 監製)
   
098賴兆賢.jpg
   

 

三十年以來的日子就想所有人一個樣,唸書、唸書再念書,偶爾在中間穿雜著一些戀愛片段,有些青澀的幸福感,說來也是會微微揚起一撇笑容。

也和大家一樣地,在退伍以後,進入了社會化的階段,我也陷進了廣告製片的影像工作裡,從助理一直到製片,二十四小時的時間似乎沒有保留住太多的私有權,從勘景、找道具、找資料、做開會裱板、開會到拍片、剪接、後期、特效到錄音交片,一直就是週而復始的循環。

所謂對於影像的熱情,就在幾年之間,一點一滴消逝,像是滴水穿石的累積,回過頭去看,原來已經造成了自己精神與身體的傷害,換來了一付枯槁的雙眼、癡肥的啤酒肚和早就打了死結的腦袋。

曾經在三十歲的那年冬天,拍了一支直銷的廣告,它的slogan是這樣說的「改變生命未來式」,著實地重擊在我腦門上,「是的!該是我需要改變的時候了」。
換了一張打工度假的簽證,腳踏車一牽,背包上了肩,告別了親友們,也不捨了這塊土地,就一路往南飛去,到了東經173.50  南緯41.17的紐西蘭,接下來,移動就是我旅行的開始。

平均時速15km,每天平均距離是65km,而在地圖上的5 cm,常常就是我一天的進度,話雖如此但是有時隨性過分的我,哪天騎了二十多公里就想偷懶休息,或是哪根筋不對了,也會在一個莫名奇怪的小鎮多待上一天,不過就只有一家雜貨店以及加油站的小鎮,說不上來的極度無聊,不過卻可以很真實地看到當地自稱「kiwi」的紐西蘭人和原住民毛利人最真實的一面,他們愛喝酒、愛曬太陽,也愛看橄欖球,有別於我的忙碌紛擾,而這才是他們面對生活的所表現出樂活態度。

紐西蘭的確是藍天白雲綠草地的好山好水,但是在這種地方其車旅行碰上了刮風和下雨,常常搞得我顧不得台灣人的形象而髒話連連,在荒山野嶺的嘶吼,其實是種另類的抒發,給我多點力氣可以繼續踩下去。而途中遇到上坡再加上逆風的襲擊,更是讓我氣得想摔車回家,無力感和無助頓時湧現。不過風一掠,雲一散,太陽冒出了頭,看著眼前的這一切,心裡都著實地感到值得了。

曾經在台灣工作的忙碌,讓我的腦袋都不會有停閒的一刻,而身處在南半球的紐西蘭,想太多真的是多餘的,「發呆」已經是除了移動以外的反射行為了,一天24小時裡,常常會忘了自己的腦袋剛剛又飛到了哪個角落去,但是這看來也並不是什麼壞事,反正眼前的好山好水,用感官去看、去聽、去嗅,再用點心去體會就夠了,何必還要再去啟動腦袋的開機程式,空空運轉也達不到太多的效能啊!

旅行中,一天的生活預算是紐幣40元,自己打理著三餐和騎車最需要補充的熱量零食,不多不少平均下來就是這價錢,但還是常常不經意地超支了預算,就為了一瓶20多元的葡萄酒,總說一句,就是我貪杯啊!但是喝過紐西蘭產葡萄酒的人,都會對這裡的高品質而豎起大拇指,不僅僅如此,紐西蘭葡萄酒的售價在台灣可是比當地多出三倍之多,如果是就著喝回本的心態的話,那就更沒理由阻止自己掏錢買酒了。

1個人和2個輪子走了一共7000多公里,完成了某一段在南半球的旅程,雖然不是一年到頭地在騎車,但是在旅行與生活之間的交叉混雜,我也得到了未曾想過的收穫,滿滿的體驗和塞了好幾十G的照片,也許並不會對我的工作產生多大的助益,但卻是很值得走一遭的旅行。

現在,晚上十一點,我還是坐在辦公室在盯著預算表,腦子在想著明天對客戶的開會,而手裡不經意地在描畫著導演的腳本。
而,我永遠不會忘了我在31歲這一年的日子。

 


 
部落格:馬克‧賴遇見奧德賽  http://www.wretch.cc/blog/ggggg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