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人権への道》新書發表暨陳文成博士殉難26周年紀念

 

《人権への道》新書發表暨陳文成博士殉難26周年紀念
   

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曾在2001年12月,於總統府一樓迴廊舉辦「台灣民主人權回顧展」,之後將展出內容結集與增補,在2002年出版「人權之路─台灣民主人權回顧」一書。接著在2004年12月增補修訂而出版英文版《The Road to Freedom》。2007年「人権への道 レポート・戦後台湾の人権」的出版,相較先前的中文版及英文版,又做了豐富的修訂與補充。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選定他殉難的那個日子,7月2日晚間,在浴火重生的「玫瑰古蹟─蔡瑞月舞蹈研究社」舉辦新書發表會。

新書發表會之夜,同時也安排了「傀儡上陣」舞作演出。「傀儡上陣」是蔡瑞月老師的作品。蔡老師在新生訓導處被關時演出此作,距今已是55年多前的事了,當時蔡老師才30歲。基金會執行長胡慧玲曾經寫過,幾年前,她第一次觀看年輕舞者重建該舞碼的心情,她寫道:

 

舞台中間是位女舞者,離她一米遠的前方,是個搖籃,搖籃裡靜靜睡著小嬰兒,在〈春花望露〉的音樂中,她,好似用盡全身力量,想舉雙腳,伸雙手,去探觸嬰兒,擁抱嬰兒,始終不可得,她眼光熱切,表情哀傷且呆滯,步履維艱,四肢僵硬,不由自主。

 

啊~我突然明白了,看不見的,無形的線,在每個關節,緊緊拉扯著她,控制她的行動,控制她的方向,控制她的意志。無形的線頭,緊緊操弄在後方一個魔般男人的手裡,隨意拉扯的線,叫她低頭就低頭,叫她折腰就折腰,叫她匍伏就匍伏。她是傀儡,無法出聲的,淚流滿面的傀儡。我突然懂了,這是蔡瑞月的故事,這是許許多多人的故事。

 

音樂停止,燈光重新亮起。舞台下的蔡瑞月女士,顫危危的,起立轉身,向大家致意。我低首,雙手掩面,不想讓人看見我的淚水。蔡瑞月柔聲說起這齣舞作的源起,1949年她的丈夫雷石榆被驅逐出境,從香港捎來家書。她隨即以「通匪」之名被捕,囚禁於內湖「新生訓導處」;她思念丈夫,思念一歲多的兒子雷大鵬,日夜流淚,不知所措。然後,當局命令她去中山堂跳舞娛賓。表演當天,囚車載著她從內湖開往中山堂,經過中山北路農安街舊宅,她的心怦怦跳,她多麼希望,多麼希望,家人幸獲通報,抱著小孩,靜候路旁樹下,向疾行而過的囚車上的她,揮揮手,叫一聲媽...

 



照片來源:邱萬興/攝影